一刀倾情第1527章

一刀倾情 安喜县尉 2640 2020-07-01 02:24

  慕容丹砚听厉秋风说到这里,心下若有所思,忍不住开口说道:“这位郑庄公手段好生厉害。不过姜氏和共叔段犯错在先,即便庄公将母亲和弟弟杀了,也不能说他做了错事。何必如此做作,倒像是一个伪君子的行径。”

  厉秋风摇了摇头,沉声说道:“姑娘有所不知。若是寻常百姓,闹些家务纷争,别人自然不会说什么。可是换成帝王将相,要想做成大事,须得名正言顺。否则失了公理,便极难立足。从古至今,即便是朱温这等凶悍残暴的大坏蛋,争夺天下之时,也要装出一副仁义君子的模样。郑庄公一心要做霸主,若是行事不慎,给别人留下了口实。到时各诸侯国联起手来,郑国成了众矢之的,非败不可。

  “郑庄公迫于形势,不得不向周王低头,违心与姜氏相见,但是胸中这股怒火,却一直没有平息。民间传说,庄公虽然掘地见母,其实母子二人压根就没有和好。姜氏被关押之时,不在郑国都城,虽说受了禁锢,性命尚可无忧。郑庄公挖了一条地道与姜氏相见,随后借口母子和好,便将她带回了都城。从此姜氏被关在王宫之中,受尽了折磨虐待,不久便莫名其妙地死了。而郑庄公却故意派人放出了消息,说姜氏是感念郑庄公不念旧恶的仁德,惭愧自己当年的恶行,活生生地将自己郁闷死了。

  “姜氏死了之后,郑庄公胸口的怒火却越烧越旺。每当想起周王派人到郑国来呵斥自己,逼得自己不得不与姜氏相见的旧事,他便怒火中烧,不可抑制。而且共叔段仍然活在世上,与宋国、卫国等暗中勾结,仍然打算找机会攻打郑国,杀掉郑庄公。郑庄公与亲信商议,以为宋国、卫国与郑国结仇,已是势不两立,大战不可避免。不过宋国、卫国等敢与郑国对抗,那是因为有周王给他们撑腰。若是郑国先打宋国和卫国,周王势必召集各诸侯国合力攻打郑国,郑国非败不可。不如先对付周王,让周王吃一个瘪,各诸侯国胆寒之下,不敢再与郑国对抗。到了那时,郑国出动大军攻打宋、卫等国,便更有把握。

  “郑庄公定下了大计,便即操练兵马,准备攻打周王。郑庄公确是一位奇才,不只有治国的手段,而且精通韬略。他知道与周王相比,郑国军力并不占上风。而且若是攻周之战拖泥带水,不能速战速决,各诸侯国必定会派兵救援。到时郑国寡不敌众,非得灭国不可。是以郑庄公殚思竭虑,与手下的文臣武将想出了数种军阵,其中最厉害的便是鱼鳞阵。

  “鱼鳞阵重攻轻守,虽然有头重脚轻之嫌。可是春秋之时,各诸侯国讲究堂堂之阵。每当征战之时,大多以方阵迎敌。鱼鳞阵却是以精锐列于前军,一旦发动,直扑敌军中军,不与敌军缠斗,只奔着去斩杀敌军主帅。这种打法各诸侯国都没有见过,郑国军队又演练了许久,兵将之间配合得极为纯熟。是以开战之前,郑国已是稳操胜券。

  “郑庄公眼看着郑国军力大增,自己有十分把握获胜,便即对周王下手。他故意制造事端,处处与周王为难。周王自然大怒,派出使者到郑国斥责郑庄公无礼。郑庄公不只不听周王之命,还将使者打得鼻青脸肿。周王恼怒之极,不许郑庄公参与周国朝政。郑庄公以此事为借口,不去朝觐周王。

  “其实郑庄公如此行事,是打算故意激怒周王,使他恼火之下仓促出兵攻打郑国。而郑国早已有所准备,双方交战,周王非败不可。周王果然中计,率领周军及陈国、蔡国、虢国、卫国四国军队讨伐郑国。

  “周王率领大军攻郑,与郑国军队在襦葛交战。其时五国联军在实力上占了上风,周王以为一战之下,便能将郑军杀得大败,是以极为骄傲。大战开始之前,联军布成方阵,要以泰山压顶之势攻击郑军,将郑军包围之后尽数消灭。而郑军则摆下了鱼鳞阵,全军如同一条大鱼,精锐兵将为鱼头,主力为鱼身,军帐为鱼尾。

  “双方甫一接仗,郑军前锋如同一柄利剑,径直攻入五国联军的中央,兵锋直指居中指挥全军的周王和其余四国的国王。五国联军何曾见过如此打法,立时混乱不堪。蔡国军队先行溃散,在其侧翼的虢国原本就是小国,见蔡国军队溃败,便也跟着逃跑。卫国和陈国的军马见势不妙,只是略略抵挡,便即退走。郑军没费什么力气,便已攻到了周军中军近前。

  “周王没有想到卫、蔡等四国如此不堪一击,心下大惊。正想着重整周军迎敌,郑军前锋已攻到面前。周王见势不妙,转身便逃。周军见周王逃走,哪里还有斗志?大军如雪崩一般败了下去。周王肩头被郑军羽箭射中,原本无法逃走。可是郑庄公以为周王毕竟为天下共主,若是将他杀掉,郑国必定会成为众矢之的,宋、卫等国趁机号召各诸侯国联手攻打郑国,郑国寡不敌众,有倾覆之危。若是将周王生擒活捉,却是一个烫手的的山芋,郑庄公势必又要背上一个‘囚主’的恶名。是以郑庄公打定了主意,只须重创周王,让他从此不敢小觑郑国即可,不必将他或擒或杀。是以周军虽然大败,郑军也只是追赶了一阵,便即停了下来。”

  厉秋风说到这里,略停了停,这才接着说道:“郑庄公击败五国联军,却又做出一副委屈的模样,当天晚上还派使者带着酒肉去拜见周王,陈说利害。周王吃了一个大亏,震惊于郑军战力之强,已无心再战。见郑庄公派使者来朝见自己,正好就坡下驴,只说此战是一场误会,并未责怪郑庄公。周王当晚便带领残兵退走,郑军可以说是大获全胜。此战之后,周王颜面尽失,一些大的诸侯国便蠢蠢欲动,不再对周王敬若神明。而郑军以鱼鳞阵击败五国联军之事也传扬了出去,各诸侯国的统兵大将都对这套阵法极为看重,暗中加以研习。从此之后,鱼鳞阵便成了许多名将操演兵马和疆场征战的必用阵势。如汉朝时的陈汤在西域与匈奴对阵,便以鱼鳞阵大破匈奴骑兵,端得是极为厉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