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小说 往生决之灵界风云

第二卷 第一百六十九章 会仙盟

往生决之灵界风云 懒小生 6073 2020-07-27 00:17

  见尤烟柔朝自己看来,凌生只得回道:“在下与我这位何清师妹,都是出身吴州的落云宗弟子,只因吴州几大宗门互相争斗,鄙宗不幸遭难陷落,我师兄妹二人这才逃出吴州的!”

  那尤烟柔闻言,不由旋身过来到凌生身旁,与他并肩而行,又拿目光看向他背上的何清,细看了几眼,又猜疑的问道:“要是小女子没看错的话,道友这位何师妹好像已经身死多时了吧?想必是你每日度引精气,才保得她肉身不腐,我说得可对?”

  凌生笑道:“道友慧眼,并未看错。我这何师妹虽然身死,但幸而她的元神并未离散,被一件异宝护住。如今我从吴州一路而来,到这中原修仙宗门拜师修道,为的就是救回我这名何师妹!”

  尤烟柔又问道:“道友可知救治之法吗?”

  凌生回道:“我听说那还魂秘术可以将我师妹救活,应该不假!”

  尤烟柔说道:“那你又是否知道,施展那还魂秘术可是要消耗施术者自身精元和修为作为代价的,而且还不只是一点点。”

  凌生回道:“这个在下也听一位朋友跟我说过,还说要筑基期以上修士才能施展那还魂秘术,而且还得消耗一个大境界的修为!”

  那边的戚润瑶也点了点头说道:“你那个朋友说得不错,若只有筑基期修为,施展这还魂秘术确实得掉落一个大境界的!”

  就听尤烟柔又说道:“那你在这边可有什么筑基期的师叔、师伯,或者是金丹期的师叔祖、师叔伯呢?”

  凌生闻言不由苦笑道:“在下所在的师门落云宗只是吴州的一个小宗门而已,门中就只有两位筑基期长老。以前也没听说过在中原地区还有其他的师叔伯,更别提金丹期的大前辈了。”

  尤烟柔听了,又追问道:“那你又找谁来救你这位何师妹呢,难不成你打算自己修炼到筑基期替你师妹施展还魂秘术?”

  凌生回道:“可不就是我自己咯!”

  听凌生若无其事的回答,尤烟柔心中莫名的一动,微露震惊之色,又问了一句:“你自己?”

  凌生微微一笑道:“这还魂秘术既然要消耗施术者自身精元与修为,其他前辈们又岂肯为我这么一名籍籍无名的练气期修士做这等事。就算真的有某些前辈肯援手相助,那也必定要索取相应的报酬才是。量我这等修为浅薄,身份卑微的弟子,又有什么好东西能拿得出手,能让那些前辈修士不惜损耗精元修为也想要得到的?自然也只有我自己硬着头皮努力修成筑基境界,自己亲自施展秘术了!”

  旁边的刘莫须听了,不由自夸道:“三位姐姐不知道,先前我听我凌兄讲起此事也吓了我一跳,还以为他在跟我开玩笑呢。后来听说他将她何师妹从吴州一路背到这里,为的就是将来能亲自施展还魂秘术救活她。我与他同行的这几日,也是他度引精气替他这位何师妹舒经活络,却不要我帮忙!每日子、辰、申三个时辰,分毫不差,一次都未疏忽!”

  那位少女楚月听了,不由赞道:“凌道友如此痴情,想必上天必会垂佑,保佑你早日修成筑基期,救回你师妹的!”

  旁边的戚润瑶却是微微摇头,朝楚姓少女笑道:“这筑基虽然比不得结丹,但怎么说也是一个大境界的飞越,有多少炼气九阶鼎峰修士就困在了这个大瓶颈之下,岂是你说的那么容易,说修成就修成的。这不仅需要大量的灵丹灵药辅助,最重要的还得看个人的机缘,倒是强求不来的。”

  凌生闻言也叹道:“在下也知这筑基之难,不过眼下我离那炼气九层鼎峰还远的很,先前虽然也曾修炼到七层境界,却因多次动用精血秘术还掉了一层,如今只有六层修为。眼下我只想着如何能快速提升修为,等真的修炼到炼气鼎峰瓶颈,到时候再考虑如何筑基也不迟。我也不管自己有没有那个机缘,但只要我活着一日,便一日不会放弃的!”

  戚润瑶等人听到凌生心志如此坚定,都不由微微点头赞叹,心中也是暗暗感慨。

  唯独那名尤烟柔却是怔怔的看着凌生,似乎另有所思。过得片刻,又见她神色一动的问道:“凌道友若是真有一天筑基成功,你真的愿意为了救你这位师妹一命,而舍弃这来之不易的筑基修为?要知道,这筑基可不比其他小境界,掉落了还能花些时间恢复回去。这筑基一旦掉落了,要想再筑基成功,一样是……”

  凌生闻言却是笑了笑,打断道:“听道友这话,好像认定我真能筑基成功似的。如今在下才只有六层境界而已,到底能不能修炼成筑基期还是两说呢。不过,若是他日真的有幸能筑基成功,只要能救回我这位何师妹,别说是区区筑基期修为,就是要在下的性命,我也在所不惜!”

  尤烟柔见凌生平淡如水的说出这番话,心中反而更加以为然,只是露出一丝异样神情的看着凌生,却不知她心中在想些什么。

  刘莫须见三名女修只顾看向凌生,自己反被冷落了,不由又嘿嘿一笑,岔开话题问道:“誒,对了,还没问三位姐姐此番到这达州来,有什么贵干呢?”

  这边楚月闻言笑道:“说起来,我们此行的目的倒跟你们两个有些一样呢!”

  刘莫须听说,却是眉头微皱,惊奇道:“听楚姐姐话里的意思,难道你们也是来投靠中原各大修仙宗门的?只是,刚才我可听你们说,你们自己已经有了一位师父的呀,难道是你们那位慕清子前辈让你们改投别派的吗?”

  楚月先笑道:“你可别再叫我什么‘姐姐’不‘姐姐’的,我年纪还没你大呢!”

  又说道:“你说得不错,我们此行的确是来此投靠别派的,而且也是我们师父吩咐的。只不过,我们投靠的却不是那五大宗门,而是那‘会仙盟’。”

  刘莫须先听得第一句,只是笑道:“我们修仙界向来以修为排齿序,三位姐姐年纪虽然小,修为却都比在下高,自然该叫声姐姐的!”

  又听到楚月后面说什么“会仙盟”,却是闻所未闻,不由搔首摸颔,露出一副苦思神色说道:“在下昔日也听先师聊起过我们南夏国比较有势力的各大、中等门派,却从没听说过有什么‘会仙盟’,难道是新冒出来的新秀门派?”

  楚月一歪脑袋,笑道:“呵,你还说中了,那会仙盟还真就是个新冒出来的!”

  刘莫须不由笑了笑,说道:“既是个新秀门派,只怕也是个小宗门。我看三位姐姐还是跟我们一起,去投那些大点的门派栖身为好。这小宗门虽然容易进,但对我们今后的修行却没多大的益处的。”

  楚月却是努了努嘴,连连摇头说道:“喝,你可别小看了这‘会仙盟’,就连五大宗门建立的‘断剑盟’也不敢小觑它的!”

  “嗐,楚姐姐莫非是在唬我呢吧?”刘莫须一听,先是面露震惊之色,不过马上又换做一副鬼脸,丝毫不肯相信的样子。

  旁边的凌生听到这里,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由脱口问道:“莫非这‘会仙盟’也是一个联盟?”

  楚月闻言,不由展颜一笑道:“还是凌道友说对了。”

  凌生又猜着说道:“既是个联盟,如今南夏国各大、中等宗门都已加入了那‘断剑盟’,自然不会再去多此一举的再创一个其他联盟的。而剩余的一些小宗门就算全部联合在一起,估计也没那个实力能与五大仙宗为首的‘断剑盟’抗衡。若是我猜得不错的话,那‘会仙盟’极有可能是南夏国的散修们建立的!”

  楚月听到凌生一猜即中,不由一拍小手,赞道:“哈,没想到凌道友这么聪明,一猜就被你猜中了!”

  刘莫须一见又被凌生抢了个彩,不由面露苦色的说道:“我在临州时,也没听说过有什么‘会仙盟’呀,到底什么时候冒出来了这么一个联盟的?”

  听刘莫须这么问,楚月也是面露难色的说道:“这个‘会仙盟’我也是听我师父提起过,具体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我倒不太清楚。对于这‘会仙盟’,我戚师姐应该知道得比较详细。戚师姐,还是你来说吧!”

  戚润瑶闻言点了点头,香舌微吐的说道:“说起这‘会仙盟’,其实不止我们这些外地来的修士不知道。就是五大仙宗所在的中原四大州里,也有很多修士不知道的。只因这‘会仙盟’才刚刚建立不到一年之久的!”

  刘莫须听到这,不由叹道:“难怪呢,我说我怎么没听说过,原来是最近才冒出来的。就不知,这‘会仙盟’是由何人建立的呢,姐姐可也知道?”

  戚润瑶又接着说道:“其实,我也是听家师说起的。好像是前几年,我们南夏国一位金丹期的前辈散修,门下收得一位入门弟子。这名弟子呢,修为虽然不高,只有炼气七八层的样子,不过灵根出众,悟性极高,深得此老的喜爱。而这名弟子也仗着自己金丹期师父的庇护,骄横跋扈,目中无人。别说是同阶修士,就是遇到一些筑基期前辈,也丝毫不放在眼里。凑巧这位金丹期前辈散修又隐居在这达州与通州交界附近,他这名弟子外出行走时,便少不得与五大宗门弟子接触,对五大宗门的弟子也是不太给面子。可能就因此与五大宗门内的某些修士弟子结下了仇怨,结果被人暗地里给灭杀了。那位金丹期前辈见自己爱徒被人杀死,自己脸上也无光,又岂肯善罢甘休。自己访查了一阵,探得自己的爱徒与五大宗门的弟子有些仇怨,于是便亲自拜访了五大宗门,想讨一个说法。结果五大宗门也追查了一阵子,不过却什么都查不出来。那位金丹期前辈只当作是五大仙宗私相包庇,心中抱恨不平。于是乎,这位前辈便联系了其他一些与自己相熟的金丹期同道,其中还不乏一些在五大宗门当任客卿长老的大修士。又以各种说辞以及一些珍稀异宝相许,说服他们离开了五大仙宗,又联合各地散修,一起建立了一个联盟,就唤作这‘会仙盟’,隐隐有针对五大仙宗那‘断剑盟’的意思!”

  凌生与刘莫须一边听着,一边面露恍然之色的各自点头张嘴,口呼“喔喔”不已。

  又见尤烟柔也看向凌生继续说道:“我们师父也是应其他几位筑基期师叔伯之邀,请她加入那‘会仙盟’的。只因她老人家有事急需闭关好一阵子,所以就让我们三名师姐妹们先去加入此盟,免得荒废了修炼。我们三人此行,就是为了去赴我们几位师叔伯之邀的!”

  刘莫须闻听此言,不由喜不自胜的说道:“既然如此,凌兄,我们也别去投靠什么五大宗门了,就随三位姐姐一起加入那‘会仙盟’岂不好了!”

  听得这话,凌生自己也是有些心动的,心中想起之前杀了那名青衣男修,刚刚又得罪了青阳宗的几名弟子,如今就算加入五大宗门中的其他几个宗门,也是在“断剑盟”的管辖之下,难保日后不会被牵扯出这些仇怨出来。又听楚月三人介绍这“会仙盟”,单单金丹期修士就有不少,虽不见得能比整个“断剑盟”强,但比五大宗门中的任何一宗还是明显要强上一个档次的。

  心中暗自想通了这些道理,便也点头赞同道:“不错,这‘会仙盟’的确是一个好归宿。只不过,这么大一个宗盟,应该不会任谁想加入就加入的吧?”说着,便看向了三名女修,面带询问之色。

  楚月先答道:“这是自然的,我们姐妹三人此行,也是带了几位师叔伯的邀请玉简,这才敢来的!”

  戚润瑶也说道:“两位倒可不必太担心,这‘会仙盟’既是刚刚建立不久,必然是广邀各地修士道友加入,以壮门户。我猜,眼下的入门要求应该不会太高的!”

  这边尤烟柔也朝凌生笑了笑,说道:“凌道友放心好了,若是你们也真想一起加入那‘会仙盟’,我们只说你们三人也是师父新收的弟子就好了!那‘会仙盟’新建不久,刚招的弟子不计其数,必定不会一一细查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