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个冥妻来防身全部章节 新书阴间我为王发布欢迎试读

娶个冥妻来防身 饮雪知味 6155 2020-09-13 18:19

  哈哈哈,第三本书发布,亲爱的读者朋友们。

  新章节试读。

  我叫秦桓,是个高一没读完就被学校开除的好学生。

  老话说的好,幸福都雷同,悲伤千万种。关于开除原因,且听我饱含热泪细细道来。

  我八字阳火太盛,性格暴躁,小学毕业就想着闯荡江湖混社会。初中时更是跟着一帮混混学了身匪气,打架斗殴惹是生非。

  老妈屡揍不改之后,索性想了个比较恶毒的主意。从初二开始就让我蓄长发,等我上高中时直接穿上偏女性化的服装去学校报到。

  用老妈的话来讲,初中不满十六周岁打架斗殴法律不管,高中必须修身养性。其实我很想回她一句,您这哪里是要我养性啊,分明是变性好吗?

  我本来就有点男生女相,骨骼纤细皮肤也白,被老妈满怀恶意的一捯饬真有点雌雄莫辩。正所谓长发披肩法力无边,小腰细细身怀绝技……女装大佬的名声算是坐稳了。

  不过老妈这个主意还真有效果,我性格确实变得温柔许多。

  也没兴趣和男生争强斗狠了,反而开始一门心思琢磨着怎么混进女宿舍,或者拉班花一起上厕所。

  当然,这些也仅仅是想想而已,毕竟流氓罪比打架还要严重。再说我秦桓将来是要做大事的人,犯不着留下这等人生污点。

  然而尽管我已经很努力很认真的恪守男女大防,悲剧还是发生了。

  高一下学期,班里转来一个叫做谢青青的女孩子,短发,性格和男孩子一样。貌似来头很大,班主任让她亲自挑同桌,而她于千万人中一眼就相中了我。

  谢青青是个自来熟外加话痨,上午课才上完就把我当成了绝世好姐妹。午休时,谢她背痒够不着就让我替她挠。

  这当然不行,我立刻以男女授受不亲义正言辞回绝了。

  然后,令人泪流满面的一幕出现了。

  这个缺心眼的姑娘一把抓住我的手摁在了她的飞机场上,还翻着白眼得意的问我:“秦桓,你不会以为我是男生吧?”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可怜我一世英名啊。

  我再想撤回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全班同学都看到了。最关键的是,前来探望谢青青的正副校长,以及她那个在警局当一把手的亲爹,也都看见了。

  后面的事就不用再说了,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我被本校除名,同时禁止本市所有高中收录。老妈百般托人找关系,人家领导说,你儿子这事不按流氓罪送进去已经很不错了。

  想上学?去山东找蓝翔吧,挖掘机技术一级棒。

  我才十六,这么早就辍学能干嘛,打工都没人要。

  老妈一合计说,儿子要不你去找你小舅学巫术吧,学一身神欺鬼骗的本事,将来可以忽悠小姑娘给老妈省下彩礼钱。

  我对巫术毫无兴趣,但是对忽悠小姑娘很兴趣。小舅人长得八级美颜都救不活,偏偏小舅妈身材堪比嫩模。

  小舅的巫道馆开在市南赫赫有名的红灯区秀水街,嗯,没错,就是小舅妈以前上班的地方……

  老话说的好,一流巫师二流娼,三流大神四流梆。

  这巫师和小姐是天生的绝配,女人都比较迷信尤其是做小姐的最喜欢算姻缘。还有就是巫师经常勘破天机,而烟花柳巷乃污秽之地,天道不涉,容易避开天道惩罚。

  我找到小舅道馆的时候,他正在帮一个短发女生算命。

  “姑娘你红鸾星动,脸现桃花,今年会有避不开的桃花劫啊。轻则茶饭不思,夜不能寐,重则……”

  “大师,重则如何?”

  “重则学业荒废,未婚生子,一事无成啊。”

  其实在我听到小舅说她学业荒废的时候就已经很想把他的嘴堵住了,奈何他的语速超快。

  冤家路窄,这短发女生不是外人,就是害我被赶出学校浪迹天涯的罪魁祸首谢青青!

  果然,随着谢青青一声冷笑,小舅啪啪连挨了两个嘴巴子,刚要发火,两个黑衣墨镜男就秀起了胸肌,一看这阵仗我悄悄的缩在了一尊石狮子后面。

  “二小姐,要不要拆了这家店?”

  “算了,这次咱们是来找我哥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等谢青青走远之后,我才敢现身。

  老妈事前和小舅打过招呼,所以他也知道我是来学艺的。

  一边喝茶一边和我吹嘘巫术的诸般神异,以及天机是如何的隐晦,如何才能从乱麻之中抓住那一丝稍纵即逝的机缘。

  “正所谓,一阴一阳谓之道,阴阳不测谓之神。要学巫术,必先从阴阳两气开始说起。人分男女,男为阳女为阴,所以巫术的精髓就在于男女之事。”

  小舅说到男女之事的时候神情有点兴奋,调门稍微有点高,以至于又被回头路过的谢青青给听见了。

  “熊大、熊二,这神棍一肚子坏水,又在忽悠小姑娘呢,我琢磨着还是把他的店砸了吧。”

  听见谢青青的声音我就打哆嗦,赶紧背过脸不让她看见,同时从椅子上站起来假装客户。

  挨打没事,揉揉就不疼了,砸店可是关系着名声和金钱,小舅万万不能忍。

  奈何熊大、熊二分工比较明确,一人砸店,一人负责制服我小舅。熊二也不下重手,就是掐着小舅的脖领子使劲往地上摁。爬起来,再摁倒。

  “秦桓,你他娘的就眼睁睁看着小舅被人欺负吗?”小舅气急败坏的指着我骂道。

  完犊子,想不到小舅如此不仁义,自己挨打也就算了,还硬要拉我下水。

  “秦桓?这名字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等下,你们先别动手。”

  谢青青耳朵多尖啊,立刻喊了暂停。

  然后她走到我身前,用力把我身子转过来。

  “哎呀,这不是我的好姐妹吗。秦桓,开始我还以为冤枉了你,没想到你是真坏啊。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是流氓神棍的外甥,肯定好不到哪去。”

  谢青青嘴角上扬,眼睛得意的闪闪发光,说不出的兴奋劲,跟大姨妈秒过了一样。

  “谢同学,不要仗势欺人,有钱了不起啊,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吗!”我大声说道。

  “没错,有钱还真的可以为所欲为。把店砸了先,然后把这两个大小神棍给我狠狠的揍一顿!”

  谢青青不仅亲爹做官,亲妈还是本市商界大佬,真正的有钱有势,做事也毫无顾忌。

  ……

  半个小时后,小舅顶着一对熊猫眼笑眯眯的开始数谢青青留下的医疗费。而我则是气的不行,憋了一裤裆的火。

  “好了,我的亲外甥。你以为小舅真的没有手段收拾他们吗?之所以故意挨这顿打,是因为我之前就算到今天会有血光之灾,避不开的。”

  “那我呢?我也有血光之灾?”我撇撇嘴不屑的说道。

  “你当然……咦,不对,你怎么和刚才那丫头一样的桃花劫啊。”小舅吃惊的说道。

  “啥?”

  “所谓天机不能泄漏,巫师看相九假一真。我刚才对那小姑娘所说的话并非全是妄言,她的确有桃花劫。可惜,可惜。”小舅习惯性的卖关子。

  “可惜什么?”

  “可惜那姑娘命宫黯淡是早夭之相,怕是活不过今年了。”

  小舅这样一说,差点把我高兴个半死。心想复仇的事都省了,让你有钱就了不起,让你为所欲为,呵呵,去地府找小鬼推磨去吧。

  然而还没等我的高兴劲过去,小舅一盆冷水泼了下来。

  “你俩是并蒂花开,说明那姑娘和你有三生三世之约,而且今生还正好是第三世。若是她死了,你也活不了,这叫阴缘难逃。”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我能拿自己的亲外甥性命开玩笑吗?”小舅瞪着眼睛说道。

  说实话,对于小舅所谓的阴缘难逃我是一百二十个不信。但是出于稳妥考虑,我还是问他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小舅说要救我自己的命很简单,只要谢青青同意和我结婚就成了。未成年在法律上不能结婚领证,但是我俩都满了十六周岁,可以按照古代礼节成婚,因为十六搁古代就算成年了。

  而且这个三生三世之约活人不承认没事,只要阴间认可就行了。等我俩把婚礼一办,阴缘达成,谢青青的是死是活可就和我没关系了。

  可我一寻思,如果不按照小舅的法子做,最起码我还能活半年。要是按照他的法子去找谢青青说亲,可能当场就完犊子了。

  于是就问小舅还有没有别的法子。

  “唉,三生三世阴缘难逃,如果你没把握说服她和你结婚,咱们就只能想办法给那姑娘续命,先破了她今年的必死之劫再说。”

  “那她到底是什么死劫你看出了没有?”我一听觉得还是这个法子靠谱,虽然有点便宜谢青青了。

  “帮人看命,光靠面相只能猜测一二,具体还要合算生辰八字。”

  “小舅,八字我有啊。”

  前面我说过,谢青青是话痨,别说八字连大姨妈周期都在三节课里全部告诉我了。真是好姐妹亲密无间,可惜我是男的,不然的话肯定可以抱上谢家的大腿了。

  等我把谢青青的生日写在纸上,小舅按照阴阳历一推算,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