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王爷红玲妃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是好是坏都得给我受着

盲眼王爷红玲妃 墨跹 7923 2020-09-13 18:19

  这帮小子!

  温白抬手揉了揉眉心。

  严三挠了挠头,头一个睁了眼,“像谁?你们可猜出来了?”

  “……没。”

  严五脑袋晃的跟拨浪鼓似的,“温师爷,您干脆就直接告诉我们吧。”

  温白盯着莫年不做声。

  莫年皱着眉,甚是真诚的道:“近日光顾着盯九王爷去了,见了那女人也是烦躁居多,没怎么细看,想不出她像谁。”

  “如此。”温白挑了眉,指尖在身前的小案上轻敲几下。

  莫年能盯着自家爷还不被打出去,想来爷心底还是有着王妃的。

  那他的猜测怕是八九不离十。

  “温公子?”

  “我也只不过是猜测罢了,莫年,此事还需要你去确认。”

  莫年眨巴了一下大眼睛。

  “来,听我细说。”

  一屋子的大男人,脑袋一个挨着一个,也不知是在商谈什么密事,个个紧绷着一张脸,颇有喜感。

  次日,莫年一扫前几日一蹶不振。开始了他的监视大计,那白衣的姑娘喜欢什么,不喜什么,甚至连日常作息,杂七杂八的竟整理的比行军计划还要详细三分。

  这封信件,被加急送进了京城九王府。

  京城。

  安如兰只觉身子陡然一轻,恍若游魂一般的独自晃荡。

  迷迷糊糊飘荡了一阵,安如兰才发觉,自己竟是身处将军府。

  半空之中,安如兰将安将军府尽收眼底。

  安将军府还是一片花团锦簇。

  恍然间,似乎又回到了那年。

  世人皆知安将军府位高权重,安府独子更是含着金汤匙出身,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倍受宠爱。

  殊不知这风头无两的世家大族早已是皇上眼中钉。

  若是安将军府一直无男儿出生倒还好,只可惜就在皇上稍稍放松警惕之时,安老将军孙媳怀孕了。

  身浮半空之中,眼瞧着诊出喜脉的妇人眉眼含笑,安如兰突的空了眼眶。

  “娘……”

  底下却恍若见不着半空之中的安如兰一般,个个面带喜色,此番消息,却被安老将军一力瞒了下来。

  瞒到怀胎六月,哪怕衣裳再宽大也实在瞒不住为止。

  本想着瞒不住,便不再瞒。却不想消息还未等散出去,祸事便已找上了门。

  将军府小花园的湖面昨夜里才结了一层薄薄冰面,转眼间就被女子的尖叫声打破。

  安如兰发了疯似的下了水,可任凭他如何拉人,一双手都只能从妇人身上穿过。连他的叫喊,也无人能听见。

  “娘!”

  水下夫人恍若察觉了什么,迷迷糊糊睁了眼,竟是向他看了过来。

  “娘,娘您撑住,别睡。”

  被闻声而来的人救起之时,安如兰瞧见妇人口中呢喃,不由得倾耳去听。

  只听得一句,被妇人反反复复的念叨,“别怕,我儿不怕。”

  安如兰险些落下泪来。

  伸出手推人的小表妹,还不足十岁。

  一时间,府医进进出出络绎不绝。

  此番动静,自然惊动了宫里那位。

  紧接着御医便派了下来。

  安如兰一惊,猛地想去拦那御医即将搭在妇人腕上的手。

  可伸出的手直直的穿过了御医的身子,不得曾阻拦半分。

  “夫人身子弱,这胎得好生精养着。”

  安如兰眼睁睁的看着头发花白的御医开了药方踏出府门,眼睁睁的瞧着那妇人喝下那碗黑乎乎的汤药。

  “娘!”

  安如兰昏迷三日,醒来第一眼,一眼便晃进了一双杏眸里。

  “竹……”

  “醒了?喝水。”

  安如兰猛地清醒过来,刚想坐起身,却不想扯着了身上伤口,刚想脱口而出的话也汇成了一声:“嘶……”

  “安家公子竟也有一日混到如此地步。”竹儿上下打量他一番,忍不住咂了咂嘴,“世事难料啊!”

  安如兰:“……”

  好丢人。

  你能把这事儿忘了吗?

  虽说大家都是熟人,可你能不能留点面子。

  “不过是个不值钱的物件儿,值得你搭上这条命?”

  安如兰眸子突的一紧。

  竹儿将茶水递到安如兰嘴边,“若是旁人来争也就罢了,我倒是真没想到,第一个下手来抢的竟是安公子。”

  安如兰觉得这口水有点呛。

  “都说熟人好办事,安公子此举……”竹儿摇了摇头,“啧,真是不拿我们当外人。”

  安如兰:“……”

  我觉得你在挤兑我。

  “别说是神医,就算是神仙,也经不住你这么糟践自个儿。一个两个的,真是不省心。”

  安如兰:“……”

  突然有点同情莫冬儿。

  这得理不饶人的架势,他有点遭不住。

  “安老将军已经跟我们王妃交代了,你可要见见他?”

  由着竹儿一口气喂了两碗水,安如兰叹了口气,终是点了头。

  “那成,我去喊人,你歇着罢。”

  安如兰也不勉强,依言躺着不动了。

  先皇凤钗,一纸诏令。

  眼盯着房顶,空空荡荡的屋子里,安如兰突的呲笑一声。

  也是他想岔了,那位主子本就是泥潭里挣扎着长大的,何时将那些物件儿放在眼里。

  一纸诏令在她眼里,许是还不如银子来的有用。

  可那圣旨,却关乎着大皇子能否名正言顺登上那至高之位。

  门口的脚步声愈加清晰,安如兰从思绪里回过神来,紧接着,房门从外头被推开。

  “醒了。”

  安如兰转过头去,嗓音嘶哑的厉害,“你……”

  “我倒不知凤钗还有这等用处。”眉眼如画的姑娘笑了笑,“安如兰,你可是给了我个惊喜。”

  安如兰:“……”

  我知道是我蠢了,能不说了吗?

  “凤钗不能给你。”

  安如兰:“……”

  不给就不给吧,反正也是您跟老头子商量的,您的东西您说的算。

  “行了,多说无益,你……”

  “房门突的被人从外头使蛮力踹开,竟是初夏灰头土脸的闯了进来。

  “初夏!你回来了。”

  初夏举起着桌上的茶盏,猛地给自己灌了一大口,这才换过气来,“王妃,北疆传来的信件你可看了?”

  莫冬儿猛地站起身来,“北疆出什么事了!”

  这就是没看,初夏抿了抿唇,“没啥大事,你们先谈。”

  安如兰:“?”

  没事你整闯人香闺这一出?

  安如兰试探着道:“你们有事便先去忙,我这侧院无人,是个清净的地方,我身子不便,劳烦二位姑娘移步?”

  “也不是什么事。”初夏挠了挠头,“安公子经验多,听听也是好的。”

  安如兰:什么玩意我就经验多,您们今儿能别变着法的挤兑我吗?

  可等着初夏掏出莫年那封信来,安如兰没话说了。

  等等!

  这人家后院里的事儿,他能有什么经验!

  瞧着莫冬儿面无表情的脸,安如兰有点发怵,“冬儿啊,他这……”

  “许是被人算计了。”

  安如兰:“嗯…嗯?”

  初夏:“主子?”

  “前脚一碗哑药送过来,后脚送了个哑巴姑娘。”莫冬儿绷着小脸,“我还当他们打的什么主意呢,原来是在这等着。”

  “这阴差阳错的,还真是遂了他们的愿。”

  “您说,爷这是被算计了?”初夏愣了愣。

  安如兰也道:“那得快回信告诉九王爷,若是酿成大错可就……”

  莫冬儿:“告诉什么!连真假都认不出来,酿成错也是活该!让他受着!今儿往后,京里连信都不准送!”

  初夏:“!”

  “我倒是有许久没见着你这份小丫头气性了。”安如兰经不住笑出了声,“不送也好,总归那头是收不着的,也免得落了把柄,给那姑娘添了助力。”

  “可是……”安如兰又忍不住逗弄莫冬儿:“若那姑娘手段通天,借着你的名头与九王爷同结秦晋之好,你又作何打算?”

  “!!”初夏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那个贱人!她怎么敢!”

  安如兰眨眨眼,“有何不敢,此事入京便可真相揭露,我若是她,定是趁着如今谁也没反应过来,北疆亦不敢乱嚼舌根之时,赶紧拿下九王爷,最好来个日久生情。”

  “若来个舍身挡刀,救命之恩便更好,如此一来,便是回京,也有救命之恩。若是九王爷有情,就算王妃善妒,侧妃许不上,也能捞个妾室夫人当当。”

  安如兰托着下巴,拿胳膊肘撞了撞莫冬儿,挤眉弄眼道:“九王妃,你觉着呢?”

  “不如掐死。”莫冬儿单手拂过手中信件,凤眸凛冽。

  “嘶。”安如兰打趣她,“你可真是不知怜香惜玉。”

  “你知?”莫冬儿瞥他一眼,咬着牙道:“九王爷从北疆带回来的姑娘,与王爷有救命之恩,本欲入住九王府,却不料此女回京不过几日,竟私底下与安将军府独子私交甚好,私定终身。”

  “哟,按律法,这水性杨花的东西浸猪笼也不为过啊。”安如兰笑弯了眼,“你这可是毁了本公子的清白。”

  “可谁让咱是兄弟呢。你安心便是,这女的就算进了我安府,也进不得你的九王府。”

  安如兰笑得痞气,眼底的认真却不是假的。

  “不必如此。”莫冬儿同样是一脸认真,“这也算得上是我家事,更何况,我信他。”

  “你这丫头。”安如兰捂着腮帮子嚷嚷,“可真让人牙酸。”

  “凤钗一事我跟你爷爷商谈过了,有事问他,我先走了,回见。”

  “成。哎,你真不给你家王爷去信提个醒?”

  莫冬儿没回头,“不给,是好是坏,都让他受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