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在骑士的魔法世界第三卷 第五章 人马骑士篇 第五十话 狮子的继承者(下)

  目送回到整备作业的老大离去后,艾尔也抱着大量图纸,走向要塞深处。穿过林立的幻魔骑士,在工房的尽头有个幻魔骑士的维修台。连在对特殊情况都是『见怪不怪』的银凤骑士团里,可谓异常的存在,目前就坐在那张状似椅子的维修台上。

  外表是普通的人形。因为正在改装,全身的外装都卸了下来。具有某方面知识的人看了这架机体,一定能马上看出异状。莫名隆起的背部,裸露的躯体下蜿蜒着大量的金属管,使躯干大小超过一般幻魔骑士的规格。多数金属管都连结到背上,更凸显上半身的怪异。

  机身几乎没有外装包覆,仅于两肩和腰上装甲。那不是普通装甲,而是内部编入板状结晶肌肉与纹章术式的特殊装备——『魔导喷射推进器』。

  「这个也改得相当久了……差不多到极限了吧。」

  不会有人发现,这个可以用『金属臓器』来形容的物体,原本居然只是普通的『加达托亚』。

  事情的开端要回溯到数年前的魔导喷射推进器动作实验。这架被选为实验对象的加达托亚,在实验失败后严重毁损,经过修埋又重新作为推进器的试验体,继续投入严苛的实验。曾有一度因为运转不太顺畅而彻底修埋,当时重新设计成『特列斯塔尔』。顺带一提,这架机曾在人马骑士的亮相比赛中作为艾尔的机体参与战斗。

  于是不知不觉间,大家开始有了共识,认为这架机体是艾尔的所有物.最后定位在『总之先把他想到的东西装上去看看』的角色上。团员们见他随心所欲地把莫名其妙的机能一个接一个地装上去,结果给这架机体取了『艾尔的玩具箱』这样的绰号。

  即使『玩具箱』对于改造早已是经验丰富,但凡事都有限度。

  「后来装上的部分产生矛盾,对整体造成多馀负担,才会低估了强化魔法吃掉的魔力……『明明增加转换炉了』,可是目前还看不出什么效果呢。」

  玩具箱莫名隆起的背部,就是增设了魔力转换炉的结果。

  魔导喷射推进器极为消耗魔力。在运用这种装备的情况下,强化魔力供给量就成为无可避免的课题。使用复数转换炉的技术已经在泽多尔各的设计中获得确立,所以他以为只要沿用那个就没问题,结果却不甚理想。这个方法在泽多尔各的案例上会成功,是因为它的体积巨大,有足够空间可利用的关系。至于标淮的人型要搭载两具动力炉,是太过狭小了。

  玩具箱只要再加上外装就能启动没错,但魔力供给不稳定,无法达到预期中的输出功率。平衡度不佳,虽以操作。如果撇开魔力消耗的问题不谈,它的性能甚至还逊于特列斯塔尔。

  「果然还是从头开始写专用的设计图比较好。」

  艾尔把好几张图纸摆在地上,然后和眼前的实物做比较。很明显的,沿用现有的设计已经无法解决了。装载复数动力,还要在不损及动力的情况下启动魔导喷射推进器——想达成这目标,就需要统合累积至今的技术和知识来完成全新的设计。

  「对,这……将会成为我専属的机体。」

  艾尔为自己的喃喃自语睁大眼。掠过他脑中的,是一度失去的存在。不管多么渴望都得不到的、遥远异世界的遗物。

  「……既然这样.做『组不着』的东西也可以对吧……」

  「艾尔,艾——尔!」

  出神的艾尔耳中听见,这精力充沛的呼唤。他振作起精神,转过头就看见亚蒂小跑着过来。

  「亚蒂……你该不会扔下工作,逃到这里来了吧?」

  「欸。哪、我哪有!我有好好工作……那个啦!我是来告诉你有客人的。」

  亚蒂的眼神十分游移不定,艾尔没有深究。就这样前往会议室。奥维西要塞的用地几乎由操作幻魔骑士的设施所占领,只保有最低限度的设施作为他用,像会客室那种高级设施从一开始就不存在,而是和会议室共用。

  总之.进入会议室的艾尔,见到一名士兵正在等候。他带来传令,在传达固定的口信之后,对艾尔这么说:

  「敬告埃切贝里亚团长,王城下达了召唤命令。」

  在王都坎库宁人来人往.热闹拥挤的中央大道上响起高亢的钟声。声音来自一名敲钟前进的骑兵。

  一听到那嘈杂的声音,熙攘的人群便迅速退到路边。那是预先通知有幻魔骑士即将进入王都的传令骑兵。为了容纳高达十公尺的巨人兵器通过,需要足够宽敞的道路——像是这样的中央大道。这条路平时也供居民利用,因此,在幻魔骑士进城以前,派人事先通报便成了惯例。顺带一提,使用中央大道这样的做法,也有向民众展示幻魔骑士的英姿的含义。

  通报的骑兵通过后不久,半人半马的幻魔骑士,泽多林布尔现身了。起初曾吓得发抖的王都居民们也渐渐习惯,如今则是完全适应了。虽然因进入王都而卸除武装.但那比普通幻魔骑士更为庞人的身躯依然在王都居民的挥手目送下昂然而行。

  泽多林布尔威风凛凛地穿过大道.终于抵速王城雪勒贝尔城,接着很快被引导到王城为了人马骑士新建的停机场。机体刚做好待机姿势,里头的骑操士便跑了出来。下来的是艾尔和亚蒂两人。

  「抵达城堡——!」

  「嗯,辛苦你了,亚蒂,可是我也能操纵泽多林布尔.你不需要跟过来的。」

  「不行,这台小泽是我的,就算是艾尔也不能借你!」

  「说是这么说,其实只是想跷掉第三中队的训练对吧?」

  「哪、有,没这回事……喔?」

  对摆明了不敢跟他直视的亚蒂,艾尔苦笑。

  「下不为例哦,明天开始还要请你继续加油。」

  听了这话,亚蒂高兴得扑了过来。艾尔就这么拖着她走向城内。

  「银凤骑士团长艾尔·涅斯帝·埃切贝里亚奉召火速前来。」

  「团长辅佐亚黛尔楚·欧塔参见。」

  进入王城的艾尔等人被带到不同于谒见厅的地方。因为召唤他的并非现任国王里奥塔莫先王安布罗斯,

  「嗯,来得好,艾尔·涅斯帝、亚黛尔楚,先放轻松吧。」

  行了一礼就座的两人头上落下一道影子。抬头一看,眼前是一名盘起胳膊,直挺挺站着的高大男性。肌肉发达、结实健壮的体格散发出一股压迫感,豪迈伸展的乱发带给人宛如狮子的印象。

  艾尔忽地有种感觉,眼前这名男性和坐在后面的安布罗斯似乎有几分神似。

  「……你就是银凤骑士团长艾尔·涅斯帝·埃切贝里亚啊。我听过你,不过你本人还真矮小啊!」

  「您说的是,『埃姆里思殿下』。」

  维尔拉德王国第二王子埃姆甩思·耶尔·弗梅维拉说着,晒黑的脸上浮现愉快的笑意。对娇小的艾尔来说,如果想和埃姆里思互相对视,可不只是要高高抬起头这么简单,而是,要把整个上半身向后仰了。看不过去的安布罗斯苦笑道:

  「埃姆里思,你就坐那边吧,这样不好说话。」

  先王安布罗斯育有两男一女,一共三名子女。长男里奥塔莫思即位时,他的儿子们(安布罗斯之孙)便成为直系的王子。也就是说,里奥塔莫思的次子埃姆里思有了第二顺位的王位继承权。尽管身分高贵,但直到一个多月前,他人都不在国内。

  「我听说殿下前些日子还在克沙佩加留学,原来您回来了。」

  「因为老爸继位,我也不得不回来啦。」

  艾尔也听过他留学归国的传闻。之前因为下一位继承的诸多琐事影响,两人一直没机会见面。这次是他们第一次正式会面。

  「没想到我一阵子不在国内,就做出了新的幻魔骑士!还有那个新机型,是叫卡迪托雷吗!?太厉害?我也操作了一下,强而有力又纤细,不愧是我国的骑士!」

  「是、是的!因为是我的银凤骑士团的杰作!」

  「我想也是,真有你的!」

  埃姆里思应声附和莫名得意的艾尔,然后啪地一声拍了下膝盖。

  这么说来,还有那匹像马的!似乎很有趣。下次借我吧,我想骑着那个好好跑一下。」

  「欸欸!?唉——欸——啊.小泽它呀,是很难好好驾驭的喔,应该说,我们有点不方便出借,这个……」

  「只要坐上去,总会有办法让它动的,反正马这个东西都差不多啦,有气势就能骑了!」

  「咦」

  「那和马并不相同,也不是靠气势就能驾驭的。」

  不知为何,安布罗斯没有积极地参与,一直是埃姆里思在说话。那绝不是温暖守护的眼神,比较像是在观察艾尔怎么应付威势逼人的埃姆里思。证据就是安布罗斯的表情愉快地放松下来,看上去有些滑稽,艾尔从眼角馀光瞥见那副模样,同时随门应付埃姆里思,亚蒂则在担心泽多林布尔会不会被拿走。埃姆里思不改昂扬的态度,聊得起劲。

  「先不提这些了,听说今天足有要事而召唤我们前来。」

  艾尔见时候差不多了,便结束对话,因为要是让埃姆里思一直说下去,大概会没完没了。

  「喔,对了,今天找你们来不为别的,是要请你们帮老夫做幻魔骑士。」

  安布罗斯总算切入主题,闻言,艾尔不解地问:

  「可是,先王陛下您已经有了『雷帝斯·欧·维拉』如此出色的机体不是吗?」

  「那不太一样,那个终究是『国王骑』。正因为是国王的所有物,让位给里奥塔莫思的我,如今也不好随便带出上。我想,既然要做一架新的,请你来准备似乎也不错。」

  而且退休生活也很无聊啊——安布罗斯如此低语。艾尔差点就要问他打算怎么样让退休生活有趣起来,最终还足是勉强忍了下来了。

  「我明白了,若是如此,请让我略尽棉薄之力。」

  「顺便也做我的吧!只做爷爷的太不公平了。」

  「唔,怎么样?艾尔·涅斯帝,你能准备两架吗?」

  「遵命,一架、两架都不问题。那么,您希望做怎样的机体?我们会尽量满足两位的要求。」

  听他这么说,安布罗斯正要启口,埃姆里思却抢先一步有了动作。他砰地踢起椅子,猛力起身。

  「好啊,最重要的是『力量』。」

  如此竭尽全力地宣布。艾尔从腰间的包包里拿出小笔记本、笔,以及墨水瓶,这是为了方便纪录而做的随身文具组。在他刷刷书写的同时,埃姆里思扳着手指逐一举出条件。

  「然后第二重要的是『力量』。」

  艾尔仍严肃地点着头,继续做笔记。「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还是力量』」

  艾尔的纸上只大大写了『肌肉脑袋』四个字,然后翻着笔记问道:

  「是,我非常瞭解您的意思。啊,那么外观方面有什么要求吗?」

  「这个嘛很强的那个,做个可以像爷爷那样自称『狮子』的、看起来很厉害的!!」

  艾尔在肌肉脑袋一旁画上花边.接着又加了第二圈,看起来实在强劲又有力。

  「那方面交给你决定,不要太超过就是了,其他就自由发挥吧。」

  「遵命,我会准备好适合先王陛下和殿下的机体。」

  这要求实在太过非凡出色,连旁听的亚蒂都差点脱口而出:(这算哪门子的要求啊?)即使如此,艾尔还是高兴地露出微笑。

  这场对话结束后过了大约一个月,一架拖着货车的泽多林布尔来到王城。货车上载着两架隐身于布罩下的巨人,那便是为了安布罗斯和埃姆里思准备的专用机。

  才听到他们抵达的消息,迫不及待的埃姆里思就火速现身,连安布罗斯也难掩好奇地跟了过来。观众不只他们,雪勒贝尔城的近卫骑士们一来到现场,也纷纷对货物投以好奇的眼光。

  货车上的布罩在众目睽睽下被取了下来,露出里面的两架幻魔骑士,它们一出现在阳光下,就反射出灿烂的光芒。

  「这真是……艾尔·涅斯帝,你又起了玩心啊。」

  安布罗斯努力忍住笑。如他所言,那两架幻魔骑士设计得相当夸张。

  ——一架外观像是狮子。胸部装甲和躯干周围模仿狮子的脸,装甲也有意做成鬃毛的造型.呈现弯弯曲曲的形状。通体呈现金色,醒目至极。

  ——另一架是老虎的样貌。躯干周围模仿老虎的脸,除此之外的部分虽然朴素,但由于全体呈银色色泽,其间又加上黑色条纹,因此醒目程度跟金色比起来,可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艾尔无视受到外观强烈冲击、在两架机体前目瞪口呆的群众,得意地用夸张的手势开始解说。

  「您觉得如何?先王陛下、埃姆里思殿下。它们叫做『金狮子』和『银虎』。依照殿下的要求,两架都拥有强大的动力,规格格外优秀,在防御上也具备极为强大的能力。」

  埃姆里思从刚才开始就张着嘴,宛如石像般僵在原地。安布罗斯则是缓缓抚着胡子问道:

  「哦,动力是我这笨蛋孙子嚷着要的,不过防御方面呢?是为了什么而做的?」

  「这是我自己的意思……毕竟两位贵体安全比什么都重要。」

  「原来如此.也是,国王骑也是防御力强人的机体,这也可以说是将领挂心的重点。」

  安布罗斯满足地点头。而又过了一会儿。埃姆里思终于回过神来。他举起肌肉发逹的双臂,朝着两架野兽吼道:

  「呜噢,超乎想像!!哈哈哈,干得好啊.银色团长!我喜欢!」

  像孩子般雀跃的埃坶里思带着满面笑容,指向其中一架。同时,比较这两架机体的安布罗斯也沉吟着点点头,指向其中一架。

  「爷爷,我要这架金狮子。」

  「那么埃姆里思,我选这架金狮子」

  两人同时闭下嘴,互相对望。一阵紧绷的沉默环绕在他们身边。

  「爷爷……你也想想你的年纪吧,这么华丽的机体根本不适合你哦。」

  「说什么蠢话,埃姆里思?你这小鬼经验尚浅,搭乘狮子咆哮对你而言还太早了。我以前可是人称『狮子王』的名君,这简直是为我量身打造的。」

  两人之间迸发出看不见的火花,一步也不退让,气魄撼动了空气。附近的近卫骑士想不到,他们当真杠上,不知如何是好,也不能指望有人出来调解。

  「对了,爷爷,能帮我做个训练吗?我会让你瞧瞧在那边修行的成果。」

  「哦?你是说靠力量争夺吗?好胆识!去训练场吧,来人,把剑拿过来!」

  旁人还来不及阻止,两人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向训练场。现场只留下一脸错愕的艾尔和近卫骑士们。

  「我听说殿下很像安布罗斯大人……但也末免太相似了吧。」

  很明显的,这是在场所有人共同的感想。

  片刻之后.场景转移到王城附设的近卫骑士团专用训练场。

  蕴含热气的风吹过红褐色地面,两架卡迪托雷夺着彼此擅长的兵器两相对持。

  「说要,把剑拿过来,那为什么淮备了幻魔骑士……?」

  坐在这两架机体上的自然是安布罗斯和埃姆里思。先王要和王子进行模拟战斗的消息很快在城里傅开,而且不晓得哪里出了错,在一阵慌乱中,士兵们还淮备好了幻魔骑士。这整备的动作快得连艾尔都自叹不如。

  「爷爷……抱歉了,我可不能放水。」

  「少胡扯。一直叫你要好好努力,但你还是不改本性.成日过着放荡的生活……就由我亲自来矫正!给我咬紧牙关了!」

  「先王陛下——您的目的好像有点搞错了喔——」

  艾尔顾得突兀的悠哉嗓音似乎没传到斗志旺盛的两人耳中。幻魔骑士虽然是机械,却意外地能表现出骑操士的心。即使看不到驾驶座里的两人,从两机流畅的运转声也能想像他们愉快磨拳搽掌的样子。当运转声到达顶点,嘹亮的喇叭声便穿过训练场。两架机体听到开始的信号,一起冲向对方。

  一边是正值成长阶段的年轻狮子,另一边则是略显衰颓却技巧纯熟的老狮子。双方的战斗方式可以说非常两极化。

  埃坶里思以速度和力量为武器,堂堂正正地从正面切入;安布罗斯则是靠熟练技巧时而闪避,时而反击,一步不退地迎战。巨人的脚步摇晃大地,金属制的巨大武器每次的互相碰撞,其冲击皆震撼耳膜。双方都不考虑保留体力,卯足全力应战。

  同样是狮子,拥有的本质却不同。两人之间的战斗从一开始的势均力敌,逐渐倾向对安布罗斯有利。安布罗斯机拿的是长枪,长度超过幻魔骑士的身高,前端装上了训练用的钝枪尖。据说在真人对战中,用剑与拿长枪的对手战斗时,剑士需要高出对方三倍的技巧才能获胜,这道理在被视为人体延伸的幻魔骑士上也相同。藉由步法、手臂动作,以及迅速调整握枪位置等,让安布罗斯机灵活地控制长枪的攻击距离,使剑的埃姆里思机只有被耍着玩的份。

  埃姆里思机欲缩短距离而砍了过去.却被枪柄挥开打退,更趁他失去平衡的空档不客气地补上刺击。埃姆里思机扭过身体,用装甲厚实的部分弹开了刺击,安布罗斯机却利用反作用力迅速地拉开距离,封锁了埃姆里思机反击的机会。紧接着,安布罗斯机将长枪转了一圈后,又狠狠送上一阵无情的枪雨。面对宛如枪壁阵般的猛烈攻击,埃姆里思机只好转攻为守。

  「不愧是爷爷!真是宝刀未老!!」

  「这是王者应有的修养。」

  「唉,我觉得不是。」

  他们或许听不见在远处观战的艾尔说了什么,但艾尔还是忍不住想吐槽。

  「不过,先王陛下的枪法实在令人惊叹,那一位真的年届六十了吗?」

  「先王陛下在任将军时,该怎么说……也很喜欢一马当先。听说起初是混在小兵里使枪……既然到了这个岁数还是宝刀未老,还真难想像当年的表现是如何呢。」

  「不是举世无双的武将吗?」

  除了艾尔以外,观众席上还挤了许多近卫骑士。他们都不由得为场上的激烈较量大声叫好。就算『骑士之国』尚武,也毋须下王族亲自示范何谓强人,但两人的实力超过一般骑士,尤其安布罗斯过去更是威震全国的武将狮子王』,到了这个岁数仍保有如此实力实在是不可思议。

  再说到继承了他血统的孙子,则是将源源不绝的力量转变为速度,挑战活生生的传奇。见自己拥戴的主人英勇作战的样子,更加深了他们心中的崇敬之情。

  在近卫骑士为之心悦诚服时,场上依然打得如火如荼。埃姆里思机被对方彻底抢走了主导权,无法随心所欲地展开攻击。绝不是因为他弱,而是武器相克和经验之差太过悬殊。

  「动作还不错,但你想得太天真了。一刀都还没碰到我哦。」

  「爷爷你还不是开始喘不过气了!该不会输给年纪了吧。」

  「就只会胡扯!看!脚下有空隙!!」

  安布罗斯机不慌不忙地启动背面武装射击。即使训练用的法弹威力不大,对准脚边的一击还是让埃姆里思机退缩了。安布罗斯机乘胜追击,狠狠补上一枪。

  「没这么容易得手!」

  直觉躲不掉这一枪的埃姆里思机采取了惊人行动。他以失去平衡的姿势顾势使出肩撞攻击,勉强向前挺进。枪尖滑过装甲,迸发出火花。埃姆里思机踏人长枪的攻击范围内还牢牢抱住刚才躲开的枪柄。若需自由挥舞才能使出变幻自如的枪法,那么让它停下来就好了。

  「这样如何!?」

  「挺敢的嘛……!」

  这回是进入长剑攻击范围的埃姆里思机比较有利——这么想的不只他本人吧。但像是要推翻所有人的判断一般,安布罗斯机果断地放掉『长枪』。得到自由的先王又一步前进,进入了比剑更短的距离之内。被反将一军的埃姆里思吓了一跳,一时间不晓得该如何反应。

  这时,安布罗斯机沉下身,用滑行的姿势踢腿扫过埃姆里思机的脚。由于抱着长枪,行动反而被限制住的埃姆里思机来不及对应,一下子失去平衡。

  「……我说了,脚下有空隙。」

  安布罗斯机趁埃姆里思机倒地的空档迅速夺回长枪,再度使出暴雨般的攻击。埃姆里思机勉强翻滚着避开,随即胡乱发射背面武装,安布罗斯机只冷静地挥开那些自暴自弃的反击。此时埃姆里思机顺势拉开距离,缓缓起身。战况又回到了刚开场时的一幕。

  「……这下不妙,爷爷,你真厉害,好过瘾啊。」

  埃姆里思机的外装上处处是伤痕,还因在地下翻滚,有一些部位已经扭曲了。背面武装虽然还能用,不过瞄淮器已经因为跌倒的冲击偏掉了。结晶肌肉没有损伤,这点可以说是幸运吧。就算外观沿上去有些破烂,埃姆里思机依然活动自如。埃姆里思确认过操纵杆传来的力道之后.咧嘴笑着说:

  「很好,道架机体真不错,还能好好玩一场……」

  即使多少偏离了原本的目的.但也不见他丧夬斗志,反而更为高昂。安布罗斯感受着那股仿佛穿过机体而来的战意,在驾驶座上绽开凶猛无比的笑容“

  「唔,只有在毅力方面有点像样,但没有结果的话可就没意义啰。」

  听着扬声器传来的这番话,埃姆里思拼命地压下狂跳不已的心脏。现在根本不该回应爷爷的挑衅。再不设法对付安布罗斯的长枪,他就不会有胜算。对手的强大不只在大范围的攻击,也因为只要在长枪的距离以内,不论怎样的攻击都能一一化解。难道没有空隙吗?没有有效手段吗?埃姆里思在对峙期问不停地思考,最后下定决心。

  「……啊——算了,不想了!光想也不台会答案,答案就在剑里!」

  当机立断,在行动中找出答案,这才是埃姆里思的风格。他不顾一切地前进,也不晓得安布罗斯正对孙子不出所料的行动暗自苦笑着。在旁人眼中。他的行动看来就像是刚才的重蹈覆辙,不管是谁,都认定安布罗斯将使出变幻自如的枪法打退埃姆里思。

  然而,现实推翻了众人的预测。

  安布罗斯机刺出长枪,迎战前进的埃姆里思机,目前还不到长剑攻撃的距离,只有长枪能单方面攻击,但埃姆里思机不打算乖乖挨打。他两手举剑,挥下,下一秒,训练场上便响起高亢的碰撞声,伴随着飞溅的火花。尽管还不到长剑攻击的距离,但埃姆里思机瞄准的是『长枪』——即安布罗斯的武器。长剑横扫弹开了枪尖,使枪尖人大偏离,埃姆里思机则滑进它的压制圈内。当下反应过来的安布罗斯也不遑多让,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旋转那把长柄武器,以枪尾戳向前去。埃姆里思机一边前进,一边再次格开长枪,只是一心一意、纠缠不休地继续前进。

  如果长枪的优点在于长度,那么剑就是灵活了吧。剑士可以用最小限度且犀利的动作,使出沉重而快速的攻击。埃姆里思凭着一股令人无法想像的傻劲不停前进,此时的他什么也没想。面对这样无视任何招式的攻势,就连安布罗斯也开始被压制了。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唔!?」

  到了这时,埃姆里思机的武器已不是剑,而是机体本身了。他沉重的一击被安布罗斯机正面接下——双手举剑砍下的埃姆里思机和用枪柄架住长剑的安布罗斯机相互较劲。双方的魔力转换炉皆提高了输出动力,响起高亢的进气声。结晶肌肉呻吟着伸缩,将大量魔力转换成动力,为了先一步压过对手的攻击。

  在双方搭乘相同幻魔骑士的情况下,要分出胜负就是靠『骑操士的气势』。若是在气势上输人一截,就会被压过去,继而输掉比试。在最后的最后,就是靠如此愚蠢却简军的方式决定胜负。双方的力量全集中在一点上,竭尽全力想压过对方,承受巨人双脚的大地开始凹陷。

  「呜喔啦啊啊啊啊啊!!」

  埃姆里思大吼,竭尽全力跨出一步。两支武器的交叉点上累积了强大的动能,就在这股力量像爆发般得到解放的下一瞬间——

  长枪飞上空中。

  双方较劲的结果,是安布罗斯机败在力量上。埃姆里思机一剑架到赤手空拳的安布罗斯机的咽喉上,就此分出胜负。

  嗯,打得漂亮,看来你接受了不少有意义的训练。」

  「……爷爷,你刚才放水了吧?」

  埃姆里思这句话并非疑问,而是肯定。正因为亲自交手过,才体会到他不是如此轻松就能赢过的对手,也难怪他会马上做出放水的判断。

  傻子,对你哪需要放水没想到我这把老骨头也镇不住你了,也罢,你赢了,拿走那架机体吧。」

  语毕,安布罗斯机便转身离去。威风凛凛的身影不见丝毫阴影,一点也不像个落败之人。埃姆里思机对着那背影静静地、深深行了一礼,在场的近卫骑—们也全体肃立,行礼目送。

  离开训练场的安布罗斯活动着全身僵硬的筋骨,走下卡迪托雷。

  「唉呀,太久没比赛,肩膀都僵硬了。果然退步了,看来需要锻炼一下啦。那个笨孙子居然不对老人家手下留情,那不知变通的个性到底是像谁?」

  「毫无疑问是像先王陛下您吧?」

  「连你都这么说……艾尔·涅斯帝啊,虽然我把『金狮子』让出去了,但『银虎』也不逊色吧?」

  「这点毋须担心。老实说,除了外观之外都是一模一样的。」

  「这样我就安心啰。」说完,安布罗斯呵呵笑着,背后的艾尔则是很难得地叹了口气。

  「喔喔……」

  战斗结束,同样离开训练场的埃姆里思来到他胜利的象徵——金狮子面前。呈野兽外貌的机体集华丽、强大和粗犷于一身,同时也蕴含着品味与独特风格,重视防御的厚实装甲更增添了一股重量级的魄力。

  「好,真是太好了……」

  再者,金狮子对埃姆里思而言不单只是幻魔骑士,更可说是从祖父手中赢得的,证明自己实力的奖品。想到这里,埃姆里思的疲惫顿时消败,全身充满了力量。

  「都从爷爷那里嬴过来了,本大爷可不能让他丢了面子,得加把劲了……」

  (先王陛下已经料到这一步了吗?看来不管当时是胜是败,他都会让殿下有所收获。)

  看着感动得全身发抖的埃姆里思.艾尔忽然这么想。即使没交谈过几句,但在艾尔卷来,埃姆里思性情非常耿直,就王族来说有些过于耿直了。而他讲话虽然没大没小的,却不时能从言行举止中看出他对安布罗斯的尊敬。这样的人物若是从安布罗斯手中赢得机体的话——

  (殿下本身的傲气,将会让他的行动变得更加出色……这么回事啊。虽然不知道这是不是安排好的.但无论如何,只要他们喜欢我就满足了。)

  点着头的艾尔悄悄离去。尽管有些意料之外的骚动,总算是达成了交付专用机的目的了。自此之后.得到专用机的埃姆里思便驾着他的金狮子,三不五时地到奥维西要塞露面,不过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