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然成了大师兄正文卷 第394章 去还是不去?

我竟然成了大师兄 九命怪 4910 2020-09-15 22:49

  叶非凡在进贤庄弟子们前呼后拥下回到了那座神奇无比的超大庄园。

  说它神奇,是因为怎么看它都不象是一座庄子,云雾缭绕迷迷蒙蒙更象是梦幻城堡,说它大那是因为它真的够大,大到看不到边际。

  进到庄园里面,他脑子里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越发强烈。他知道,那是叶凡的记忆在起作用。

  来到议事厅里,左边是庄主晋保,又边是二庄主召才,他夹在中间,总有一种左右各架着一把刀的奇怪感觉。

  “大师兄,不走了吧?”召才很是急切地问道。

  “我说话算数吗?”他看看这两位“熟人”问道。

  “算数!”晋保和召才异口同声地说道。

  “管用?”

  “管用!绝对管用!”

  “好!”叶非凡一拍手说道,“解散进贤庄,庄上弟子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什么?”

  “解散?”

  “不行!”

  最后那两个字是两人同时说出来的。

  “我说话还是不管用。”叶非凡两手一摊说道。

  “大师兄,不是不管用,是这句不管用。”晋保认真地说道,“咱们进贤庄几万年不衰,更是出了许多象鸿钧老祖这样的大能,怎么能说解散就解散呢?”

  召才也说道,“对啊大师兄,你在外面惹了那么多事,仇家无数,万一庄子解散了,弟子们就会成为你那些仇家报复的对象,那可就麻烦大了。”

  “对啊!进贤庄绝对不能解散!”晋保一本正经地说道。

  “很严重是吧?”

  召才和晋保同时点头。

  “好,为了不连累师弟们,我退出!”

  “啊?”晋保和召才又被惊到了。

  “大师兄,您要退出进贤庄?”

  “不可以吗?”

  “当然不可以!”晋保和召才同时大叫。

  “踩着你们两个的尾巴了?”他向两人身后看了看,“这么大反应干什么?”

  “大师兄,老祖说过,你怎么折腾都行,就是不能离开进贤庄。”

  “老祖?哪个老祖?鸿钧老祖?”

  “……呃,对!”

  回答得如此不情不愿,八成就不是。

  “别废话了,你们两个替我传信下去,今天……今天来不及了,明天,明天我就宣布退出进贤庄,金盆洗手,退出江湖。对了,准备个金盆,办个金盆洗手大典吧!”

  凭着记忆,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把门一关谁也不见。

  他一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象有一双眼睛在暗处盯着自己。这种感觉从他踏进进贤庄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存在,直到把自己关进这个密闭房间里时,这种感觉才消失。

  这个房间应该是叶凡静修的地方,地上除了一个打坐用的蒲团之外,就只有一张睡觉用的床,剩下的就是光秃秃的四壁,连个茶杯都没有,和进贤庄这座梦幻城堡根本就不相称。

  那种被监视的感觉没了,可是另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又涌上心头。他摸了摸这张硬板床,又往床下看了几眼,最后掀开蒲团拍打上面的灰尘,呛人的黑灰满屋子乱飞,他用力打了几个喷嚏,打开门用手猛扇,结果门外传来剧烈的咳嗽声。

  他探头一看,一正一副两位庄主晋保和召才蹲在角落里,不知在干什么。

  “你们两个要不要进来?”

  “好呀!”两人刚要起身,叶非凡嘭的一声把门关上了。奇书网

  他又把那只蒲团拍打了一通,确定再也没有灰尘落下之后,才放回原处。

  “大师兄,您该用餐了。”门外传来柳占元的声音。

  他把门打开,见柳占元提着两只蓝子站在门口。打开蓝子,里面有一只黑乎乎的不知是什么鸟烤出来的肉团,散发着一股腥味,另一个蓝子里面是一碗白花花的汤。浓得象粥。

  “给我吃的?”

  柳占元点点头。

  他侧身向房内一指,“你进来,给我找个地方放下。”

  柳占元伸头往里面看了一眼,缩回脖子说道,“大师兄,你还是自己拿进去吧。”

  “那你告诉我放哪儿?”

  柳占元摸摸头,“大师兄以前不一直是这样吃的吗?我不知道啊。”

  “不要跟我说以前!”叶非凡把那团肉拿起来送到柳占元嘴边,“你来咬一口。”

  柳占元急忙捂住鼻子往后躲,“大师兄,这东西……是专门给你做的,我可吃不了。”

  叶非凡甩手把肉丢掉,“你不能吃我就能吃了?”

  “以前一直这么吃的……”柳占元有点委曲。

  “别跟我说以前!”叶非凡又把那碗汤端起来,“来,喝一口!”

  谁知这次柳占元更夸张,扔下蓝子扭头就跑。

  叶非凡把汤倒到地上,结果发现那所谓的“汤”竟然象胶一样聚成一团,在地上滚来滚去。

  “大师兄,你不能这样啊!”晋保几乎无处不在,他手里拿着刚刚丢掉的那团肉,跑到近前又把那团“汤”放回碗里重新放回蓝子里。

  “晋师弟,大庄主,我能要我自己想吃的东西吗?”

  “对不起啊大师兄,不能!你的饭菜配方是祖师爷留下来的,我们可没权力改。”

  祖师爷为我留下了食谱?骗鬼呢?!

  叶非凡把蓝子提起来送到晋保嘴边,“只要你能吃一口肉,喝下一口汤,我立即把它们吃光,喝光!”

  晋保连连后退,“大师兄,这东西对你来说是美味,对我们来说……是毒药啊!”

  美味?毒药?放屁!一派胡言!

  叶非凡把晋保臭骂了一通,把蓝子往房里一扔,拉着他就往外走。

  “大师兄,你要带我去哪儿啊?”晋保边走边问。

  “让我看看你住的地方。”

  “这个……不太好吧?”晋保想反抗,可是无奈反抗失败。

  两人很快来到一座精致的小房子前,确认这是晋保的静修所之后,叶非凡毫不客气地一脚把门踢开。

  眼前的景物让他大吃一惊。

  房间虽然不大,可是里面红砖绿瓦,富丽堂皇,桌椅用具就有尽有,简直就象宫殿一样。

  晋保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大庄主,进贤庄谁的地位最高?”

  晋保咧了咧嘴,“当然是大师兄你了。”

  “那谁的资格又是最老的呢?”

  “当然也是大师兄你了。”

  “排在我后面的是谁?”

  “……可能……应该是我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