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横的屠夫人生起伏如流水 第四七一章 涉险亲赴敌营 惊见聊姬胞妹

蛮横的屠夫 义冢 6397 2020-09-15 23:22

  六都小界

  “小雨呢?”

  “你不是看得到么?”

  “我一般不关注六都以外的事,现在或许扩大些,不关注栖霞山以外的事。”

  段德将何彪的事娓娓道来,沩水浅笑着听他讲故事,偶尔喂个果子给他享受,直到段德说完。

  “此事我无能为力,我并不善治伤,何况是元神上的伤势。”

  “我也没想要你出手,人,都是自私的,总在你这消耗你的东西,不是个事,只是看看你有什么见解而已。”

  “我在你身上嗅到其他女人的味道,小雨跟着你都能找野花?”

  段德悚然,大神就是大神啊,这都过去多久了?不说及时就已处理干净,小雨这个在场的都没看出半死端倪。

  “咳,这个,有原因的。”

  没办法,段德只得老实交代因果,正好看看见多识广的大神知不知道这种怪异的功法和体质。

  “想从我这打听跟脚?我自己都记不得自己名字,还是你告诉我的,你说你能从我这得到什么有用的么?”

  “好老婆,你好歹是大神,有点大神的觉悟行不?不要什么都一问三不知啊,这样我很为难的。”

  “唔?老婆?难得你会这般称呼我呢,只是你问的东西都太低端,我真不知道啊。”

  “那小雨前生是哪个大能?”

  “天机不可泄露!”

  “。。。。。。”

  在沩水那里半丝有用的都没得到,反倒让沩水蹂躏了三日,青着眼眶精神萎靡的段德见着小雨,便被小雨埋汰嘲笑。

  “呵呵,有事无事就去找姐姐,该!”

  好吧,段德气不过强提精神又狠狠教训了一顿幸灾乐祸的小雨,至于怎么教训,夫妻打架还能在哪?

  事过半月,两则消息都算是不错,一则钟离子凡修并举,暂时稳住何彪小命不丢,情形稍轻的紫雀有转醒的迹象,只要醒神段德就可救回来。

  二则荀彧传来消息,发现疑似赤娇记忆中那几人踪迹,就在散修联盟飞虎城中,不待确认,段德已经带着小雨赶去。

  飞虎城靠近散修联盟总部聚濂城,荀彧对整个散修联盟的渗透正在进行中,不过还是那句时日尚浅,火候不到。

  在敌对城池段德没那个本事城中闹事,不过既然人数一致,可确认的其中一人气息一致,怎么可能不来?

  “哥,我们这算不算睚眦必报?”

  “就算是又如何?炎黄梁柱被袭击生死难测,难不成偃旗息鼓不做任何反应?还是叫嚷着骂街?再说,我要确认这群人的目的。”

  “目的?难道不是燃机道人复仇?”

  “如果是直接找老家伙,杀了便是,哪里需要这般麻烦?”

  “这城里比我们那里乱好多啊。”

  就在二人出了密探处所,游荡在街头等待猎物之间,街上已然发生不下五次冲突,相反这里的人潮修士远比炎黄治下的人潮要密集。

  而这里的修士似乎对这种当街杀人越货的勾当,司空见惯,有本事的看热闹,没本事的躲远些,跟遑论超级大宗的城池有城卫出来制止。

  “混乱之地这个命名你以为是胡乱编排的?”

  “可这里的修士比我们那的多啊。”

  “越乱越有人往里钻,乱中取胜,越乱机会也就越多,修士好勇斗狠的性情可以没那么多顾及,随意释放,自然来得人多。”

  “那我们要不要学他们?人多你养在家中的金妙妙就越高兴。”

  “小雨!”

  “哥,我说你心中所想,你生气作甚?我都不气你气什么?”

  “呵呵,也不知谁防贼一般防着,却偏偏好心办坏事,你这是提醒我回去把妙妙吃掉吧?”

  “额?真的是这样?那我岂不是弄弄巧成拙?”

  小雨歪着脑袋很是认真的想着自己这样是不是如段德所说,段德无语至极,其实有时候真猜不透小雨是不是故意拉皮条。

  “不清楚呢,由着你高兴吧,前面就是所谓天空之城吧?呵呵,模样做得不错。”

  街道尽头是片云山雾罩的断崖,很是突兀,能在城中出现此等奇观也就只有修者能做到,断崖并非尽头,而是一条条逐渐往上的长条形白玉石组成的阶梯。

  阶梯尽头终年笼罩白云雾霭,宫阙奢华于云中隐现,金色琉璃瓦反射阳光照的整个‘天空之城’如仙宫神阙。

  此间主人是位传奇般的散修巅峰修士,算是散修联盟的元老级人物,颇为受散修尊崇,人称‘云霞真君’。

  天空之城并不是就这么一座,放在地球算是连锁娱乐场所吧,供仙人玩乐购物的奢华场所。

  等闲小修那是不要想着进去见识咯,最低限制合体期,腰缠万贯可入,大乘期倒是不用看腰上有多少黄白,还能带上两个小辈进去玩玩。

  云梯看似直通这条街道,拥挤的人群却是没有一个靠近那边,最末端的两间店铺离断崖也有三里远。

  这空出来的三里除了巨石铺就的宽阔地面,便只有两擎天的古木,看上去像是整齐排列的卫士,给人一种无形的威压扑面而来的错觉。

  “哥,你能不能不要眼珠子老盯着那些不要脸的臭女人看?不就穿得少些么?论身段、姿色远不如你的几个女人,有啥好看的?回头我也这么穿出去可好?”

  小雨袖中鱼肠刀尖隐现又收回去,抬起玉足一脚踹在段德屁股上,段德嘿嘿怪笑的回头抱住,顺便将这双肉肉的小脚主人拉进怀中,肆意轻薄。

  云梯从最底层开始两边相隔十丈便有一位妙龄女修侍立,穿着就不用多说咯,反正除了密地不显,其余地方无不是若隐若现,及其考验身段的打扮。

  段德那是一饱眼福,这还是越往上越漂亮,没忍住欣赏,多瞅两眼,身边顿时酸味冲霄,这不,抱过来压制某女无名火。

  “唔~~~,有人!混蛋!”

  这么安静的场所,又如此明显,段德神来一笔自是身前身后目光聚焦,小雨面薄,刹那嫣红似血,段德可不管那么多,此地不赖,无人打搅不说,观众捧场叫好的似乎不少哩。

  “哥,唔?”

  “嗯?~~~~”

  “好夫君,你看,任你看,你要有精力全都拖回去也行!”

  “呵呵~~~”

  段德得到满意答复,拥着浑身发软的小雨踏上第一阶,对身后善意的叫好声回以微笑,而两边的仕女探究的目光,段德倒是没怎么放在心上。

  为何山下这般布置?这只是门面而已,熟客哪里会走这云梯?也不怕丢了面子?段德目的不同,自然爱怎么样怎么样。

  “哥,你怎么回事?以往你不会这般做的?就不怕打草惊蛇?这里的主人可不是善茬!你不会准备去上边对他们动手吧?”

  小雨微弱娇羞的颤音让段德无限满足,嘿嘿怪笑就没有估计过他人感受,小雨挂在他怀中,嫌弃不舒服直接公主抱,入怀的充实感远甚其它。

  “那又如何?能留得住你我?”

  把螓首藏进段德宽厚胸膛的小雨,暗自翻着白眼,毫不给面子的怼回去。

  “我可不喜欢像老鼠一般让人撵着回去。”

  段德笑容一僵,这败家婆娘就不会说些吉利话?什么叫像老鼠一般?有我这么强壮的老鼠么?有你这么漂亮的老鼠么?

  段德二人没请柬,没介绍,算是普通客人,负责筛查的女侍并没有阻挡他们,段德修为不明,可小雨却是货真价实的大乘中期修士。

  “天空之门?这不是南天门造型么?”

  段德站在云巅仰视巨大的牌匾,不由暗叹这家主人生财有道啊,霸气,不拘一格,不要面皮,就是财!

  “二位贵客可是首次来我天空之城享乐?”

  清新甜美,不腻,清脆,优雅?

  段德想不起其它描述这嗓音的词汇,打眼一瞅,额?似曾相识?

  “聊姬!?”

  小雨也是觉得声音很好听,歪头一瞅惊呼出声。

  大乘初期巅峰修为,云罗金缕飞仙衣,琅琊环佩,玉足消瘦晶莹若宝玉,三环宝钗束青丝,宜嗔宜喜翡翠颜,点朱杏眼琼鼻,完美!

  段德听得怀中小雨惊呼,莞尔一笑,弓郁阴捡回来的老婆还有胎姐妹么?不过,比聊姬还要强出几分呐?

  “妾名琴姬,天空之城迎宾而已,二位请随我来。”

  段德敏锐的察觉出所谓琴姬否认时眼底深处的悸动,怀中小雨也察觉到她的掩饰。

  段德不再追问,暗自紧了紧怀中软糯,小雨亦是不再多问,探出螓首打量四周,完全是浮空设计,于他们而言并不会感觉太过新奇,杀手的本能而已。

  茶?

  这位琴姬将段德二人领至一处种满奇珍异草的开放式建筑,兀自轻柔跪坐城缘煮茶,段德好奇大量四周。

  这里基本上都是阵法隔绝,每一处建筑之间都是不可清见不可闻的,而这位琴姬带他们来的地方似乎很是偏僻。

  算这天空之城是座城吧,此地处在城最边缘,一路上也是见过不少高阶修士身影,咳,大多数都怀中有佳人那种。

  但是这里估计找乐子的修士不会来喝茶,买东西的更加不会,闲的蛋疼呐?门票貌似不便宜,只是暂时没结算,段德不知也不在乎。

  “琴姑娘这手茶道倒是不凡呐,平生仅见,姑娘怎知我喝茶而不是来喝酒的?”

  段德随意找了块灵木墩子坐下,抱着小雨也不撒手,放在膝盖上任由她小女孩般四处探头乱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