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女天师第434章 梦中梦,镜中镜

一品女天师 江爱路 4459 2020-07-02 04:46

  “看来是想本座了。”

  连域好听得声音让景瑟一阵欢喜,还有点不愿相信是真的。

  “真的是你?难道是因为在秦峰岭的原因,压抑住了你体内的散妖果树,所有你才出来了?”

  她依偎在他的怀里,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了好一番。

  “没准是景儿太过于思念本座,以至于感动了老天爷,这才让我出来了。”连域低声道。

  景瑟微微一愣,努力努嘴,拍开他伸过来的手,“少臭美了,对了,赶紧帮我一起找流潼,这家伙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这个地方太诡异了,我们必须赶紧离开!”

  “遵命!”连域撩过散落在胸前的长发,正准备走上前的时候,突然身子僵硬在了原地,不能动弹了。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发现上早已被红色的丝线缠绕了起来。

  “景儿?这是何意?”

  连域看着转过身的景瑟,疑惑的问道。

  景瑟嘴角微扬,露出标准的笑容,但是就是没有回答他。

  被绑着的连域又笑了笑,“景儿莫不是想跟我玩一些什么?”

  “第一,他更喜欢称呼我为食物,虽然我不是很喜欢。”

  “第二,虽然他很自恋,但从不会说这么自恋的话。”

  “第三,你的演技真的很差。”

  景瑟看着面前的连域,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列举,眼底升起了一股寒意。

  被红釉缠绕着的连域,尴尬的扯了扯嘴角,“你在说什么?为什么我听不懂?”

  “听不懂没关系,你只要知道你活不了了就行。”景瑟抬手在空中猛然一拉,红色丝线瞬间收紧,不过下一秒被红线缠绕的“连域”突然扭曲着消失在了原地,红线没有了缠绕的东西,蓦得松开回到了景瑟的手腕上。

  不是实体。

  景瑟拿捏不准,保持警惕的环顾了一下四周,才发现四周的景象发生了些许的变化。

  “鬼翘?”

  自己的身侧突然又多了一个鬼翘。

  “曼儿怎么了?”

  因为有了刚才发生的事情,景瑟此时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手中的红釉已然幻化成了剑。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里有点诡异,刚才你一直在这里吗?”

  鬼翘乖巧的点了点头,“刚才曼儿不是说让我在这里等你吗?我哪儿都没有去。”

  “我让你在这里等我?”

  景瑟指了指自己。

  鬼翘又点了点头。

  难道他刚才也跟自己遇到了幻像?

  “你看见流潼了吗?就是我头顶上那根草。”她怕他听不懂,特地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鬼翘摇了摇头。

  不像是在说谎。

  “曼儿,你快看。”

  鬼翘突然指着她的身后,欣喜的叫了起来。

  “怎么了?”景瑟回过头发现空空如也,除了见不到底的森林就是见不到底的森林。

  “小狐狸!曼儿你等着,我这就帮你去把他抓过来!”

  说着鬼翘就朝着前面冲了过去,景瑟想去拉的时候他已经跑远了,她知道跟了上去。

  “你慢一点,等等我!”

  “快看,曼儿,我抓到它了,我没有用法术哦,这回你总不能再骂我了吧~”

  景瑟还没反应过来,过着就瞧见鬼翘提着一只火红色的狐狸朝自己走了过来,特地邀功一般的晃了晃,火红色的皮毛在蓝色的火焰下显得更加刺眼,刺得她一阵晕眩,好一会儿才缓和了过来,嘴里碎念了两个字:

  “傻狗?”

  “曼儿你呆愣在这里做什么?被我神勇的模样震慑到了?”

  “你是谁?”景瑟一个机灵回过神。

  鬼翘提着狐狸疑惑的看着面前的景瑟,“我是傻狗啊,曼儿你怎么了?”

  景瑟看着面前一脸无辜的鬼翘,手起剑落,一道红色的剑气划过,四周气流发生了剧烈的抖动,一瞬间眼前的景象消失的无隐无踪。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进入了幻阵,而且还是一个阵中阵。

  景瑟收起手中的红釉,再抬头的时候,周围的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面前已经出现了一汪湖水,看不到边界。

  这是哪里?

  也不知道鬼翘和流潼他们怎么样了。

  湖面平静的宛若一面镜子,这是,湖面突然动了起来,一点点分开,然后看见一个瘦小的身影小心翼翼的从湖水中走了出来,四处张望,似乎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生怕被人发现。

  “哎呦……”

  景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已经走了出来,而且还跟面前这个家伙撞在了一起,入眼的是一个年岁瞧起来不过刚18的少年,正吃痛的捂着额头。

  自己好像没有这么硬吧?

  有这么疼?

  再说了,他一只妖,就算是撞了一下,也是自己更容易受伤吧。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少年连说了两个对不起,青涩的不敢抬起头看她。

  景瑟不敢放下心里的警惕,戒备着往后退了一步,“没关系,你……从湖里出来的?”

  “啊?我……我……”

  少年听到她的问题,揉着脑袋的手微微一顿,脑袋低的更加低了。

  “你别怕,我就是好奇问一问,没想做什么。”

  “我……我不是故意撞你的……这……这个给你……”

  少年哆哆嗦嗦的又解释了一遍,似乎很信不过她,而且还从怀里掏出了一颗夜明珠,直接塞给了她。

  “……”

  这要是换个人,恐怕他今天是不能好好离开了,上来不问缘由就觉得是自己的错,还直接给夜明珠,是那个地主家的傻儿子?

  “我没怪你,再说也是我自己没瞧见,你快把这珠子你收好,别胡乱送人。”

  “你……你不喜欢?”

  少年看着被塞回来的珠子茫然的抬起了脑袋,露出一双绿油油的眸子。

  景瑟心神猛然一晃。

  “你……你叫什么名字?”她能明显感觉到自己声音的颤抖。

  少年偏过脑袋,绿色的眸子里带着几分小心,“冥生。”

  冥生……?

  景瑟耳畔忽得响起了一阵清脆的声响。

  “冥生,这名字不好听,怪不吉利的,要不我给你重新起一个吧!”

  “叫什么好呢?”

  “有了!尤也,甚也,奇也,光者,心之大爱者,就叫你尤光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