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挂花钱玩转世界时间管理哪家强? 378、实验堆进度(求月票)

开挂花钱玩转世界 尘埃与我 4845 2021-02-22 04:10

  下午三点。

  银河能源公司,核聚变实验中心的实验装置施工现场。

  除了陈放和杨学冬之外,目前负责这个项目的叶斌也在场。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杨学冬现在算是整个银河公司的首席科学家、首席技术官、多公司副总,平时事务繁忙,核聚变这块虽然重要,但他不可能把时间全部都投放到这上面。

  因此,必须得找人来接手他已经研究透彻的这些项目,在管理和统筹核聚变研究这块,杨学冬认为叶斌便是比较好的一个人选。

  陈放看着现场繁忙的施工场景,向杨学冬问道:“距离把核聚变实验堆建成,大概还需要多久?”

  杨学冬严肃道:“陈总,实验堆的建造是比较麻烦的,虽然我这边也没想搞超大型的实验堆,只要搞个一般级别的出来就行。

  但是,也属于比较繁复而且精细的工程,中间出不得丝毫纰漏,甚至连地基的一颗螺丝钉都不能拧错。

  不过,还好的是我们这边日夜兼程,工期比较紧,加上我时不时都在指导和催促,目前看来,实验堆的各类基础建筑,最多再有半年就能竣工了。”

  叶斌在一旁补充道:“我们这边竣工后,再等隔壁的核工业集团交付了我们订制的那些材料和设备,就可以开始组装和测试实验堆,这也属于个麻烦活儿。

  具体时间的话,如果核工业集团交付材料和设备的速度较快,明年年底之前应该就可以开始点火了。

  如果速度慢的话,要推到2023年甚至是2024年去了。”

  核聚变堆,哪怕只是实验堆,其所需的材料和设备,也是非常多的。

  而银河能源公司属于初创,底蕴不强,部分核心的材料设施不能外泄,需要自己去动手制备,比如新型的超导线圈、低活性的抵挡中子穿透材料等等。

  但建设核聚变实验堆的其他材料设施,都必须向外界求取,比如找隔壁的核工业集团订制,或者找国外的其他公司购买。

  否则,让银河能源公司自己搞,哪怕手里有技术有图纸,但因为没有合适的材料和设备,那恐怕十年八年都难以把真正的实验堆搞出来,就更别提可以投入商用的聚变堆了。

  因此,要想搞出核聚变实验堆,还是得借助当前整个世界现有的底蕴才行。

  陈放听完后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这个事儿不急,我也只是随口问问,怎么搞才能确保把实验堆安全、完整地搭建起来,你们二位是专家,由你们说了算。”

  杨学冬也笑了笑:“多谢陈总信任。”

  在施工现场逗留了小半个小时,叶斌去忙活实验任务了,只留下陈放和杨学冬两人。

  陈放问道:“对了,我之前让你抽空去了解的芯片设计和制造,你弄到什么程度了?”

  杨学冬回道:“芯片类的知识,我一直研读和了解,陈总您也知道,我个人记忆比较好,因此,虽然时间不长,但对这块的研究算是登堂入室了吧。

  只是都只限于纸上谈兵罢了,没有实际操作过。”

  说着,杨学冬问道:“不过陈总,您今天特意来这边找我,应该还有别的要紧事儿吧?”

  陈放道:“确实有件比较重要的事需要你去做。”

  杨学冬搓了搓手,眼前一亮:“哦?是什么,陈总您快说说。”

  陈放见他这副迫不及待的样子,也是一笑:“是一份关于脑科学药物的研究资料。”

  “脑科学?”

  “没错,走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找个合适的地方再详细聊聊。”

  陈放很快将那份【醒脑胶囊的完整资料】交给了杨学冬。

  而后,因为杨学冬表示现目前银河公司旗下的各种实验室比较分散,不利于管理,提议组建一个大的研究院来统一管理。

  陈放想想觉得没啥问题,便通过了杨学冬的提议,让他放手去搞。

  因此,当天傍晚,杨学冬就把建造银河公司研究院的提案,以邮件的形势发给了林双,让她拨钱。

  提案里,以银河研究院为主体,杨学冬担任第一任研究院的院长,下设多个研究所,比如目前用到的核聚变研究所、电池研究所、生物医学研究所,以及以后会用到的半导体研究所。

  而在这些研究所之下,则以实验研究课题来组建与之相对应的实验室。

  比如生物医学研究所之下,目前就有两个实验室,一个是口腔医学实验室,另一个是杨学冬马上要开展的脑神经医学实验室。

  而核聚变研究所之下,那实验课题就多了去了,光是要分开成立的实验室,就有十几个,比如等离子体高效约束课题、新型超导线圈的课题、控制系统的课题、核聚变材料学课题等等。

  但好在的是,这些课题实际上都已经被杨学冬给吃透了,只要实验室的人员按照他的引导方案来进行研究,便没啥大难题。

  真正的难处,实际上只有一点,那就是时间。

  ……

  把资料交给杨学冬后,陈放便与他道了别。

  傍晚时分,陈放本是准备去找林七七玩玩双排的,结果却先接到了秦妃打来的电话。

  因此,只能先去见她。

  按照秦妃给的地址,陈放来到一间酒店,找到她所在的房间,敲了敲门。

  进门后,不等他出声招呼,秦妃便率先把门关上,然后将他抵到了门框边,冷冷地注视着他。

  陈放道:“你这是什么表情?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秦妃声音泛冷道:“我今天下午和小萱见了一面。”

  陈放点头,嗯了一声。

  秦妃眯了眯眼眸,接着说:“她,什么都已经告诉我了,所以,你就没什么对我说的吗?”

  陈放闻言眉头皱了皱,慌乱倒是不至于,只是,他有点疑惑,心说自己也没对秦萱做啥呀,压根儿就没对她主动出击。

  只是在深市那会儿,因为秦萱自己送上门来了,眼馋表,想要了,所以送了一只百达翡丽给她,然后她表示考虑下给他当金丝雀一事。

  但归根结底,两人之间还是清白的。

  所以,秦萱能给秦妃坦白啥呢?

  那么……

  陈放想到了一种可能,笑眯眯地看着熟美的秦妃道:“我就纳闷儿了,秦萱到底对你说什么了,你到底说出来啊。”

  秦妃依旧打着哑谜:“你觉得呢?”

  陈放翻了个白眼,伸手往她侧豚上敲打了两下:“少来了,我可不吃你这套,别诈我,不然我会生气的,一旦我生气了,你可就惨了!”

  秦妃没有否认自己刚才是在诈陈放,美艳的脸蛋依旧绷着,只是双手已经情不自禁地环住了陈放的脖子,不甘示弱地说道:“那你生气啊,你以为我怕你?”

  陈放好笑道:“你这是在挑衅我么?”

  “是又怎么样?”

  “是,那你就完蛋了!”

  “你能别废话了吗,赶紧的,哼,有什么话一会儿再慢慢说。”

  “看把你着急的。”

  “我不着急,我只是想看看你生气的样子。”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