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第一卧底正文卷 第三百四十章 你看我还有机会吗

仙界第一卧底 中二少年肤浅 7765 2021-02-22 21:25

  没有人知道,东方红月和广寒宫圣女已经是一伙的。

  她们虽然经常搞内斗,但团结对外的时候,目的也非常一致。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神仙队友,每个人脑子都很清醒,知道什么事情更重要。

  争风吃醋可以,但不要互相伤害,要为了共同的目的去努力。

  东方红月从内殿走出,广寒宫的人目送她离开,才算是放下了心。

  广寒宫的长老们也好奇得很,是谁能托东方红月传信,还和花仙子有关系呢?

  大长老来询问,花仙子却是不答,道:“我打算去赣江一趟,师父失踪了一段时间,一直没有消息,我猜她会不会没有被水冲走,而是机缘巧合进入了遗迹。”

  她这么说,顿时让人怀疑,东方红月传来的信息就是和这有关的。

  花仙子当然是随口编的一个理由,好说服其他人。

  江沉鱼飘去了哪里,她心里是有数的。

  进入遗迹更是荒唐,这么多活人进不去,一个死人还能进去?

  但这些长老们信了。

  万一呢?

  这种神奇的事情也是有可能发生的,那遗迹的阵法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江沉鱼落水之后出现,说不定那遗迹真是和江沉鱼有缘。

  江沉鱼因祸得福也说不准,总之,花仙子这么关心师父,也算的上是大孝徒,既然有这个心思,就让她去吧!

  “万事小心。”

  长老们这样嘱托了一句,又拜托林玉照拂,知道她们是好姐妹,这也只是客气地说一说。

  三人都朝着赣江出发了。

  此时,林云三人组也走了快一半的路程。

  越往上游走,水里的船只也多了起来。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而广寒宫下了巨额悬赏,近日打捞江沉鱼的人多得是。

  如果林云再早两天,人可能还会更多。

  “江宫主,我现在要封住你的口窍,你没意见吧!”

  林云对江沉鱼非常礼貌,江沉鱼点了点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何况也只是封住口窍不说话。

  然而,让江沉鱼没想到的是,林云抓起一团布,塞进了她的嘴里。

  “???”

  你管这叫封口窍?

  不会点穴吗?

  修仙界自然有封闭窍穴的方法,人的气血流通,也可以当成一个个电路图,窍穴就相当于重要位置的开关,封窍穴,就是把开关关上了,让人气血不通,特别的窍穴还会有特别的效果。

  比如口窍,封了就说不出话,四肢封锁,就动弹不得。

  但这只是外力,只要体内有真气,就可以冲破封锁,而且,窍穴一般是弱点位置,都会防护好,也只有被抓住了,任人宰割,再会被封住窍穴。

  然而……

  林云选择了更简单粗暴的方式。

  不会封口窍,我可以封你嘴啊!

  江沉鱼本能地要把布块拿出来,她的小嘴,塞这么大一块布,脏死了,也难受。

  然而,林云马上把她的双手也帮助了,接着是双脚。

  江沉鱼修为尽失,但普通的绳索还是困不住她,毕竟是突破到知命境的人,境界跌没了,身体素质还在。于是雪女友情赞助了捆龙索。

  江沉鱼被绑的严严实实,雪女把她的一只手和一只脚捆在一起,让她整个人成了一个弓的形状,而且两腿还是分开的,再被吊起来,这姿势,让江沉鱼恨不得当场自尽。

  她发出阵阵呜咽声,但林云没有理会她。

  “阿姐,你绑人越来越厉害了。”

  之前是龟甲缚,现在这捆绑……

  绝了。

  “这样她就没办法使劲了,我们草原上的人都会这套捆法啊,你不会?”

  林云:“……”

  这个我真不会。

  但以后或许可以拿来用,绑谁最合适呢……

  林云下意识想到了胡玉玲和方雨。

  感觉绑这两个会更刺激,因为她们的身材最刺激。

  要在这两个人当中评选出一个,林云会觉得绑方雨更刺激。

  因为方雨总是那么端庄威严,让她屈辱地被绑起来,然后使劲欺负她,一定很有趣吧!

  林云满脑子都是欺师灭祖的念头。

  江沉鱼气的干瞪眼。

  “你这样对我,就算是救了我,我以后也会找你算账的,魂淡!”

  江沉鱼想要喊出这样的话,但她一个完整的字都说不住来,只能呜呜呜地叫。

  “别白费力气了,赣江马上就要到了,我不会让你有机会逃走的。”

  林云一边粗暴地对待着江沉鱼,一边在说安抚她的话。

  江沉鱼一听赣江快到了,心情总算是放松了一些。

  虽然能理解林云要做戏,但这样吊着她,她江沉鱼什么时候受过这种侮辱?

  林云没管她,对雪女道:“天黑了,按照这个速度,我们明天就能到赣江,阿姐,你先睡吧。”

  林云拿着在海州买的地图看了一会,心中估算了一下速度,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嗯,阿云,你睡我旁边。”

  雪女很黏人,虽然睡林云身边会被林云各种吃豆腐,她也还是想要抱着林云睡。

  豆腐就让林云吃吧。

  林云转头看到江沉鱼的大眼睛,默默起身,拿起一块布条,将江沉鱼的眼睛遮住了。

  江沉鱼看不见,心里更加紧张害怕了。

  她听到了悉悉索索的声音,是有人在脱衣服?

  该不会,林云对她起了色心吧?

  江沉鱼忽然慌了,仔细听,声音距离也比较远,她才终于放下了心。

  原来是脱雪女的衣服呀……

  等等,这两人……

  好不知羞耻!

  江沉鱼听着那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感觉身体就像是被蚂蚁在爬一样。特别是雪女压抑着的喘息声,让江沉鱼脑补出了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

  可恶的林云,居然敢在她面前做这种苟且之事!

  气死了!

  江沉鱼却是不知,林云是在想办法让雪女快速睡着。

  两人亲了一会儿,雪女有些兴奋起来,自然是更难睡着的,但林云的手,一直在揉捏她身上的窍穴,同时,小金收到林云的指令,释放微弱的电流,让雪女的身体渐渐变得沉重。

  没过多久,她就睡得死死的了。

  林云又吃了一会儿豆腐,来验证雪女是不是真的睡着了。

  等确定她睡着了,林云才安下了心。

  封闭了她的耳窍,林云这才起身,缓缓走到了江沉鱼的身边。

  江沉鱼听得很清楚,由于看不见,这种被人一步步接近,最后到了身边的感觉,格外的恐怖。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林云拿下了堵着她嘴的布团,江沉鱼连忙大口喘气,她的小嘴塞这么大一团,都快撑爆了。

  林云的节奏依然不疾不徐,在江沉鱼喘息的时候,他开口道:“你是被谁打伤的?”

  江沉鱼身体一紧,喘气的节奏乱了一下,很快回答道:“你不是都知道了么,胡玉玲,她施展法术,让我和花仙子都昏睡了过去,然后才被她重创的。”

  江沉鱼说的很像是真的,她了解过胡玉玲的神通,这会儿编出来,更能取信于人。

  但很快,她感觉到两只手指,捏住了她的下巴。

  林云竟敢对她如此无礼!

  “你在说谎。”

  林云问这一句,也是最后再确认一下,是不是真的是花仙子动的手,万一还有人能假扮胡玉玲呢?

  这就是稳健!

  但江沉鱼的回答,给了他答案。

  行凶的人,的确是花仙子。

  既然这样,那江沉鱼的确是不能留了。

  林云叹息了一声。

  这一声叹息,让江沉鱼头皮发麻。

  “我真不想杀人,何况,你也不算是坏人,我不知道你又没有做过坏事,至少我没听说过。杀你这样一个好人,我内心难以踏实。”

  林云这番话,不是虚言。

  他也不是没杀过人,甚至杀的人还不少。

  百里守策是第一个死在他剑下的人,此后,他杀人也越发熟练,甚至,杀人的时候,他还特别有快感。

  这让他害怕,所以他都不敢杀人。

  林云也给自己定下了一个规矩,杀人一定要有理由,尽量不杀好人。

  所以说,要求自己的时候一定不能太严格,尽量不杀好人,也不是说不能杀好人。

  江沉鱼:“……”

  听林云的一番话,似乎,他真要杀自己?

  坑爹呢,你怎么就忽然知道是花仙子动的手?

  而且,就算是花仙子动的手,你也别这么干脆地杀人灭口啊?

  还是不是正道了?

  方雨教的徒弟,怎么这么邪性呢?

  江沉鱼开始怀疑人生。

  但是,她没有求饶,身为广寒宫主,她不能掉价,就算是死了,也不能屈辱而死。

  不过……

  “你看我还有机会吗?”

  江沉鱼看不见林云,但还是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她修道多年,继承师父遗志,誓愿振兴广寒宫。

  广寒宫现在算是排名第二的宗门,实力其实还在神霄宗之上。

  但是,它是万年老二,当年剑宗第一,它第二,后来太清道场崛起,它也是第二。

  万年老二想要当老大,如果以前一直是剑宗第一,广寒宫也就没想法,可是,太清道场都爬上去了,广寒宫连一些道士都比不上,对得起神明留下的传承吗?

  江沉鱼一生都在为这件事奋斗,可是,她收的两个最得意的弟子,都辜负她了。而且,花仙子对广寒宫那么仇恨,必然会让广寒宫风雨飘摇。

  她不甘心就这么死去。

  “广寒宫现在不能没有我,你放我一条生路,我不喝花仙子计较,如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