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复苏我到底是人还是鬼? 第八百八十六章邮局的四楼

恐怖复苏 佛前献花 10526 2021-02-20 08:15

  .

  杨间听到孙瑞的消息感觉很惊异,鬼邮局疑是正在失控?

  虽然他以前推测过这个可能,但是鬼邮局的运作已经至少几十年了,这突然的失控未免有些没道理。

  不。

  也许失控早就已经发生了,不是现在,而是在半年多前,那个民国时期的老人从鬼邮局掉下来摔死之后。

  “你是怎么肯定鬼邮局已经失控了的?”杨间看着孙瑞,希望得到一些重要的信息。

  孙瑞说道:“在你离开的这段时间,鬼邮局内发生了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鬼邮局的四楼疑是已经被鬼入侵了,一次送信的任务四楼信使的一个小团队被团灭了,第二件事情,那就是五楼信使彻底失去了联系,有四楼的信使告诉我,他在鬼邮局内找到了五楼信使的尸体。”

  “除此之外,四楼和五楼之间的联系部中断了。”

  “而且到了晚上,邮局内的凶险程度急剧增加,已经不止一只厉鬼在邮局内游荡了,我遭受到了厉鬼袭击,如果不是这盏油灯的话我根本撑不到现在。”

  杨间听完之后脸色一沉。

  信使按理说只会死在送信的任务过程之中,亦或者是撕毁信件后的诅咒当中。

  几乎不可能有信使会无缘无故的在鬼邮局内被杀死。

  邮局对信使而言,某种程度上还是一种保护。

  保护信使可以逃离灵异之地,隔绝其他厉鬼的追杀,而且只要不破坏鬼邮局内的一些规矩,每一层的信使房间都是非常安的。

  但这种平衡如果被打破了的话,那么鬼邮局就会如孙瑞说的一样变的非常的可怕。

  “所以送信的任务已经意义不大了?”杨间说道。

  孙瑞说道:“虽然鬼邮局已经在失控了,但是某些规则还在运行,这地方的比想象中的要恐怖,与其冒着巨大的风险去消除,倒不如想办法让鬼邮局走到正轨上来,你也知道鬼邮局以前一直存在,只是最近开始出现问题的。”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鬼邮局以前是被人掌控了的,只是掌控的人出了问题,可能已经死掉了,然后这里才会变得极其危险。”

  “我建议以最快的速度找到掌控这鬼邮局的方法,否则邮局内的厉鬼将游荡进入大汉市,那时候可就不只是一件灵异事件那么简单了。”

  “我们连鬼邮局内的情况都没有摸清楚,想要掌控鬼邮局难度太大了。”李阳摇了摇头,表示这不太现实。

  杨间沉吟不语,他想到了敲门鬼。

  如果敲门鬼身前真的是在掌控鬼邮局的话,那么找到敲门鬼生前所待的地方也许会有办法。

  “掌控鬼邮局是一劳永逸的方法,我们无法想象这一栋大楼内到底牵连到了多少灵异,找回平衡,比彻底破坏要容易的多。”孙瑞说道:“而且我撑不了多久了,要是新人进入了鬼邮局内,那么情况会变得比之前还凶险。”

  “邮局内的鬼很有可能会被新人给带到外面去。”

  杨间说道:“想要了解更多的情况就必须上邮局的第五楼,只有见到五楼的信使才能知道更多的秘密,无论是拔除鬼邮局,还是掌控鬼邮局,都和最后一层密不可分,但是你这么一说我对直接上五楼的信心不是很大。”

  “是的,如果这里已经失控了的话,你去了四楼,新的送信任务难度将会极大,甚至出现必死的送信任务。”孙瑞说道。

  他这段时间内得到了不少的信息情报。

  “直接撕毁信件?”杨间道。

  孙瑞立刻道:“杨队你最好不要这样做,四楼的信件如果撕毁,说不定整栋鬼邮局的鬼都会冒出来杀你,到时候邮局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因为那个时候必定彻底失控。”

  “不至于吧。”李阳惊讶道。

  孙瑞看了一眼道:“情况只会更糟糕,撕毁信件等于鬼邮局启动了抹杀信使的程序,但是杨队能力太强,想要抹除杨对这样的人物,鬼邮局就注定会打破平衡,彻底失控,灵异就不仅仅只是针对杨队一个人了,说不定会肃清整栋邮局。”

  “那种情况之下,几乎不可能扛得住。”

  说完他看了一眼杨间。

  杨间也微微摇了摇头。

  继续赖账,撕毁信件已经不可取了,如果真的整栋邮局内的鬼浮现出来要追杀自己,那么自己已经成为了异类也顶不住。

  而且他就算是能顶得住,只怕也没有余力再去五楼了。

  所以四楼绝对不能撕毁信件,就算是要赖皮也要去五楼赖。

  “四楼的信还是要送的,只是你之前说四楼有团队被团灭了,现在四楼还有信使么?”杨间问道。

  孙瑞很肯定道:“有,四楼还有信使,但是不多了,而且四楼混进了一只鬼,听四楼的一位信使分析说应该是某次送信的任务过程之中有人被鬼入侵了,然后伪装成了信使来到了邮局,也因为如此,四楼才出了问题。”

  “鬼邮局似乎也想抹除掉那只鬼,但是鬼是杀不死的,于是......”

  杨间接下了他的话:“于是,只能不停的提高送信难度,直到四楼的信使部消失为止。”

  “差不多是这样,所以这是目前四楼的情况,但是最要命的还是五楼,五楼已经有信使离奇死亡了,具体原因还不知道。”孙瑞说道。

  “你还能在一楼撑多久?”杨间看了他一眼,又问道。

  孙瑞说道:“我的情况很特殊,我进入了鬼邮局却在前往邮局二楼的过程之中停滞了,目前我既不是一楼的信使,也不是二楼的信使,处于中间地带,这是邮局的一个漏洞,所以我可以不送信,还保持信使的身份,同时不担心被鬼邮局的灵异缠身。”

  “唯一要做的就是撑过每天六点后熄灯的那十二个小时,我这油灯上的灯油不多了,不过好在不是每天我都会遭遇凶险,只是最近晚上周围的脚步声开始变多了。”

  “这是一个逐渐增加的过程,我保守估计的话是十天左右的极限了。”

  杨间皱了皱眉。

  他看的出来孙瑞的情况已经很糟糕了,驾驭了两只鬼,靠着这特殊的油灯才能再撑十天。

  “如果加上这个呢。”想了一下,杨间拿出了一根红色的鬼烛递给了他。

  “鬼烛?”

  孙瑞显得有些诧异,随后道:“一根红色的鬼烛节省点用的话,可以再让我多撑两天,危险总是在十二点前后出现的,其他不算危险的时间点可以熄灯。”

  “那这根鬼烛送你,等我去到五楼之后你就离开鬼邮局,不要在这里死磕,我一旦到了五楼,要么就是拔除鬼邮局,要么就是掌控鬼邮局,不会有第三个结果。”杨间认真的说道。

  “好,那等你下次出现,我再离开这里。”孙瑞挤出了一丝笑容,虽然难看,但明显松了口气。

  虽然他做好了死在这里的准备,可若是有机会能活下来的话他也不愿意就这样死去。

  “那就这么说定了。”杨间说道。

  孙瑞点了点头,收下了这根红色的鬼烛。

  而就在此刻,鬼邮局的大门又再次打开了,有两个人进入了鬼邮局内。

  一个年轻的男子,一个身材略显娇小,约莫二十多岁的女子。

  王善,杨小花。

  这是上一次送信任务活下来的两个人。

  王善是一楼的信使,跟着杨间一路混到了现在,杨小花是二楼的信使,上次301事件也活了下来。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叫柳青青的女子。

  那个女子疑是已经成为了驭鬼者,也是三楼的信使。

  如此说来,一楼,二楼,三楼,除了杨间和李阳之外就分别只活下来了一个。

  现在,他们齐聚,显然是邮局的路出现了,要和杨间一样,去往四楼。

  “杨间。”王善打了个招呼,显得有些热情。

  他是运气最好的,在家喝着啤酒吃着零食,就成功活过了301市的灵异事件。

  “杨间,李阳。”

  杨小花也打了招呼,她挽着头发,画着淡妆,气色看上去很差,显然这段时间过的并不太好。

  杨间点了点头算是问候了。

  “不要浪费时间了,去四楼看看吧。”

  “你做主,我听你的。”王善笑了笑,打定主意要继续抱大腿。

  杨小花主动的走了过去,然后有些狐疑的看着杨间道;“我这段时间去大昌市走了一趟,为什么我查不到你的相关信息?我感觉你根本就不是大昌市的人,有关你的信息部都被抹除了,只找到一个叫阿伟的人。”

  杨间还未说话,一旁的李阳就冷笑道:“你区区一个律师,跑到外地去还想查我们队长的信息,你以为你是特工么?我们这类人的档案资料高度保密,你如果查得到那么信息部的人都该枪毙了。”

  “过程不重要,结果才是最重要,你找我的信息是想投靠我?”杨间边走边问道。

  杨小花眸子动了动:“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你能让我摆脱邮局,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俺也一样。”王善急忙补充了一句。

  杨间平静道;“四楼的送信任务你们只怕是活不过去了,如果邮局的规则比较完善的话,对于你们这类偷渡上楼的人一定会有相应的规则束缚。”

  “而在灵异事件当中,人命是最不值钱的。”

  杨小花道:“我遗书都已经写好了,但我还是想挣扎一下,已经来到了第四层,我不甘心就这样死去,你之前也答应了我要带我活着离开鬼邮局。”

  “上次的事情么?的确有这么一回事,但是代价是什么你记得么?”杨间看着她道。

  杨小花微微咬着嘴唇道:“代价就是我自己,你可以把我当员工,也可以把我当女人,看你高兴。”

  “俺也......”王善想要补充一句,但是却闭起了嘴巴。

  这个真不可以。

  杨间说道;“说的不错,但是你似乎不是这样做的。”

  “我去了大昌市,但是却没有得到你的信息,我觉得你在骗我,只是临时需要我当炮灰,用完之后就随手丢掉,上次我是侥幸活了下来,而你压根就没有想要履行承诺,否则的话你不至于用虚假的信息来骗我。”

  “不要这么一副委屈的样子,正如李阳说的一样,你找不到我的信息,而不是我骗你,你也别把自己看的太金贵了。”

  杨间漠然道:“没有人会记得随手拔了一根野草后丢到哪去了。”

  野草?

  王善看了看杨小花。

  原来杨间是这样看待她的,难怪会这样。

  “四楼快到了。”李阳这个时候提醒道。

  木质的楼梯一路直上,周围像是起了雾一样,阴霾浓郁,遮盖了前面的路,也遮盖了后面的路。

  空气之中弥漫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气息。

  路的尽头隐约是一层楼。

  老旧的回字形楼房风格,周围有好几个房间,一切的轮廓渐渐清晰了。

  当走完最后一节木质的台阶之后,鬼邮局的第四层楼到了。

  然而才刚到。

  杨间就看见了特别的一幕。

  一具男性的尸体竟悬在了走廊中间的一盏发黄的吊灯上。

  尸体微微摇晃,灯光闪烁,似乎挂在上面已经很久了。

  因为尸体的皮肤都有些干枯了,起了皱纹,显得发黑蜡黄。

  “吊死了一个人?”李阳睁大了眼睛:“这不太现实,尸体留在走廊的话第二天应该消失了才对,不可能一直保存下来。”

  “正常的尸体会被邮局清理掉,但如果存在清理不掉的东西呢?”杨间眯着眼睛,鬼眼窥视着,他试图走过去看个究竟。

  无法理解的情况出现了。

  他走动的时候,尸体也在微微转动着,只留下一个弯曲的背面给自己,无法看到正脸。

  李阳也发现了这点,他从另外一边观察,也无法看到正脸,尸体在他的视线里微微转动,依旧只是一个背影。

  “队长,我也看不到正面。”

  杨间说道:“那就不是角度的问题了,而是灵异现象,哪怕是四个人站在四个不同的方位看这具死尸看到的应该都是背面,有意思,鬼邮局的四楼已经如此凶险了么?灵异现象已经成为了一种常态。”

  环顾一圈。

  他发现这里的确很不对劲,有一间房间的房门贴着一张张黑色的信纸,那信纸粘着胶水,将门缝遮盖的死死的,似乎在抵挡什么东西的入侵。

  有的房间竟连房门都没有了,似乎是拆掉了,房间里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

  还有的走廊上满是泥土的脚印,这脚印像是凭空出现一样,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而且很零乱,只在一片区域出现。

  最后,杨间看见一间房间的大门呈现灰白色,上面好像洒满石灰。

  但是认真观察就会发现,那根本就不是石灰,而是骨灰。

  某种灵异骨灰,带着未知的能力。

  周围安静的有些可怕,一丁点的声音都没有,只有偶尔丝丝的灯泡闪烁的声音。

  那闪烁的灯光正是来自那悬挂着一具干枯尸体的灯。

  “这鬼邮局的四楼未免太可怕了吧。”王善心中发怵,他感觉自己来到了一处灵异恐怖的死亡之地。

  看的出来,这里每一扇门前都发生了恐怖的事情。

  那些古怪的痕迹都是人为的,显然是在用各种手段和灵异做着对抗。

  至于对抗是否已经成功了,那么就不得而知了。

  但从这具挂在灯泡下的尸体可以看的出来,这里的凶险难以想象。

  “这次的送信任务很关键,邮局的路既然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那么就一定涉及到了我们的送信任务,不过我们应该是提早到来了,按照正常的情况之下,熄灯后的明天早上信件会出现,现在几点了?”

  杨间冷静,不为所动。

  “已经,五点四十分了。”杨小花带着几分颤音道。

  六点熄灯,邮局内猛鬼出没,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二十分钟之内必须进入房间,否则熄灯之后会很危险。”李阳盯着那些个房门号。

  401,402,403......似乎要选一个好点的房间。

  不。

  是要选一个看上去相对比较安的房间才行。

  “队长那个房间怎么样?”李阳指了指那间被黑色的信纸贴满房门的房间。

  王善点头道:“人为用信纸封锁了房间,这说明曾经有人住在过那里,可能是安的。”

  杨间眯着眼睛看了一眼:“信纸封在房门外,正常人如果待在房间里的话信纸应该是贴在门后,而不是大门前。”

  “你的意思是,信纸封门,可能不是为了保护房间,而是防止房间里的东西出来?”王善心头一颤,冒出了这么一个恐怖的猜想。

  是啊。

  他差点忘记了这么一个可能性。

  那个房间里可能有鬼,所以四楼的信使贴死房门,将鬼留在房间里。

  “那个房间怎么样?虽然走廊里有泥土脚印徘徊,但是房间里好像没有。”李阳又道。

  杨间皱了皱眉:“泥土脚印的存在就说明某段时间鬼一直徘徊在那地方,房间是否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鬼为什么只在那个地方游荡?那个房间就算是安也很容易被鬼盯上。”

  “去402房间,那个被洒满骨灰的白色房门。”

  他想到了什么事情,心中比较有底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